区块链为什么?


(区块链为什么,相关 PPT 下载:https://pan.baidu.com/s/1dFYFzbF

最近整个互联网圈都沸腾了,每年都是某个事物的「元年」,从「互联网+」开始不断与时俱进的变化,2016 年的主题换成「AR+」、2017 年的主题换成「AI+」,而今年的主题换成「区块链+」,到底区块链的技术创新在哪里?

技术驱动整个互联网的发展这是事实,每一家科技领域的巨头背后都有强大的技术驱动的元素在里面,在美国有 Amazon、Apple、Google、Facebook 等,在中国有阿里巴巴、百度、腾讯、小米等。

作为技术背景出身的人,看待问题很容易陷入某种误区,比如某些新产物的出现,在技术上似乎没有一样是新的,但是当科技和人文有效的结合而造出 iPhone 那么革命性的产品的时候,你只能直呼 Amazing!

先拿 2005 年《时代》杂志的封面人物「你」来举例说明 Web 1.0 和 Web 2.0 的差异。在 Web 2.0 概念盛行的那些日子,从技术角度来评判博客系统的话,他只是一套再普通不过的内容管理系统,可以说和我 2000 年为 DoNews 写的发布系统没有本质的差异。

也和我 1997 年在瀛海威当网管时,随便从网上下载一份用 Perl 写的留言板 CGI 差不多,甚至比某些论坛代码还要简单得多,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毫无创新可言嘛!

有一次雷军来 265 在南池子的办公室找蔡文胜喝茶时,我们就聊到了 Web 2.0 的话题,我把我的疑惑说了出来,雷军跟我说:「小林啊,你要改变一下思维方式」。

从技术的角度也许差异不明显,但是大家早期看新闻资讯只能上纯中心化的三大门户,而后来大家却可以在 DoNews 的专栏或博客上自己创造内容,本质上是一种去中心化的思维。

个人可以在网上下载一套 WordPress 博客系统部署在某个租来的主机上,跟泡论坛发贴会有「站长」和「版主」等不同层级有着本质区别,有种「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感觉,我当时做过一个 P.cn 个人门户软件的项目也基于这种思想。

第一个例子回顾完毕,可是这跟区块链有什么关系呢?还真是有,那就是思维创新,也可类比商业模式的创新。从中心化到去中心化,当然我个人更喜欢叫分布式。而区块链的前身,也就是比特币在我的视线出现的时候,我又一次陷入了旧的思维模式里。

早期在网上看过「比特币」的概念,反应和从 DoNews 统计看到 hao123 不过是一堆网址的集合而已差不多。再次听到这个关键词,是在车库咖啡,大家可能知道币围大佬的李笑莱、赵东和郭宏才(二宝)其实早期都是泡在车库咖啡里的小伙伴。有一次好几个人来问我说:「小林,你怎么看待比特币?」我说从网络协议的角度看,你可以做比特币,我也可以做个 XX 币啊。

接着我们拿 2016 年的《经济学人》杂志的封面文章「信任机器」,其实区块链依然是由技术驱动的思维创新的一个典型,从密码学、分布式、数据库等核心理念上,没有一项是新技术,但却可以说这是一种发明,巧妙的设计真的可以很聪明的通过技术和机器来解决了很多问题。

开始比特币等于区块链,区块链等于比特币,而如今大家把比特币里面的核心技术提取了出来,也就是大家关心的「区块链」技术,简单的类比我们过去理解为数据库和存储过程,今天理解为区块链和智能合约。

互联网事工为什么?

记得朋友圈有人说过,在很多传统领域,互联网技术的应用还非常浅层。这也是为什么前几年,当有国家领导人提出「互联网+」的时候,这个事实在中国已经发展了近20年的技术,似乎才刚刚让群众们接受。

我不能同意更多的在那条消息后面点过赞,很遗憾微信的搜索功能很难找回那条记录,不过没关系我隐约的还能记得时间发生在2017年4月份的复活节前后。

因为那时候我刚受洗信成为基督徒,发现宗教信仰领域在互联网技术的应用上很落后,甚至可能还不如电台时代、电视时代的影响力。

我了解到除了美国 Life Church 提供的圣经应用和为教会开发的免费工具,以及澳大利亚 Pushpay 这家上市公司,为教会做在线奉献和帮教会制作 App,有较多的技术投入和应用之外,在其他方面可以说未有什么建树。

当我正在感叹,甚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时候,作为一名从瀛海威时期开始,有着20年互联网经验的从业者,我在思考我能为教会做些什么。有趣的事情即将发生,我在极短的时间内,三次得到了《圣经》和「古登堡印刷术」这两者关系的启示。

首次是远在美国的老同事杨宝义,在微信上拉群给我介绍了正在北京国际教会 IMS 中文堂的工商团契服侍的 Gene 弟兄,说他也正寻找有主内背景的开发团队,希望探讨一下在互联网事工方面有的可行性,具体的意向尚不是很明确,但在和 Gene 的交流过程中,首次提到了《圣经》和「古登堡印刷术」。

以此同时,我的爱人杨华女士正好在帮教会做公众号的改版,不久后她还加入了主内机构 yesHEis。我推荐她重新阅读朋友刘韧的著作《网络媒体教程》,书中提到:「和其他影响世界的发明不同,这项发明的确应该归功于一人……Berners-Lee 设计了 World Wide Web,然后就把它开放给世界。他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努力地保持 WWW 的开放性、非营利性和自由性……很难对 WWW 作出适当评价,它几乎可以媲美古登堡印刷术。Berners-Lee 一手把只有精英们掌握的通讯系统变成了大众媒体。」

没过多久,另一位朋友洪波发表的《内容想要的是免费》,文章也提到:「历史上所有的批量复制技术,都是为了降低复制成本和发行成本。在羊皮卷和竹简上手工誊抄,成本高到几乎不具有传播性;活字印刷的革命性体现在,一名普通的德国修士可以轻易地打破罗马教廷对《圣经》解释权的垄断,把他的《九十五条论纲》向世界传播,进而引发宗教改革。上世纪八十年代,王选主持研制的汉字激光照排系统,让铅字车间、排字工走进了历史。数字时代和网络时代,内容的复制成本和发行成本双双趋近于零,有一天纸可能都会走进历史。」

历史上《圣经》和「古登堡印刷术」之间的关系,就是未来在互联网事工上的关系。记得汪劲传道曾经跟我说过,上帝会用你最能明白的方式向你显现,我相信这就是上帝要让我看到的异象。

也许我们未来可以用 AI 来解读圣经,甚至可能通过区块链技术,来做些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的事情……

上帝要兴起互联网事工

往年这个时候我会写写个人的年度总结,2017 年对我来说更像是我的间隔年(The Gap Year),先让时间回溯到一年前吧,2016 年底我第三次踏足美国,为了参加 CES 2017,因为我所做的智能玩具领域就属于消费类电子产品。

此次行程是乘坐 CA987 从北京飞洛杉矶,全程一万公里飞了约 12 个小时,到了洛杉矶机场接近中午,去 Alamo 租车公司取车后,开车前往预订在奇诺岗的酒店。

很多人知道奇诺岗的华人不少,这次住这附近主要也是为了见一个近 5 年未见的老同事杨宝义,其实早在一年前的 CES 2016 就约了要见面,他因为父亲去世临时回国而没能在美国见面。

时隔一年终于如期见了面,他非常热情要款待我们,请我们去吃龙虾,于是我们在餐厅等待美味的龙虾递上餐桌,此时他说了句:来我们做个「谢饭祷告」,隐约记起他是个基督徒。

具体祷告内容略过,因为只记得最后一个词「阿门」,其实很多年前就知道他是基督徒,但他却也未向我传过福音,而这次来其实有了预备。

一、我们在纽约见过一位朋友,他跟我们讲过五月花号的故事;

二、我爱人杨华在北大学过西方文学,她更能理解基督文化和美国文化的关系;

三、回去后我跟杨华说,其实在他传福音之前,我有想过信基督教,这对于我这这个家乡有祠堂、家里有族谱的潮汕人来说简直没法想象,因此可以说我们在预备好了之后,便听到了福音。

回国后不久我们开始参加礼拜、做决志祷告,并且一家四口:我和爱人,以及 8 岁的女儿林东东,4 岁的儿子林北北,复活节那天在锡安教会受洗成为基督家庭。

而后开始学习圣经,对于这本由 39 本旧约 + 27 新约 = 66 本经书合订而成的圣经,在传统书本上阅读体验因为字号太小而感觉很累,所以希望通过手机学习。

在美国有个叫 Life Church 的教会出品了一款叫 Bible 的 APP 有上亿的用户,有上千个译本和数百种语言真叫人震撼,但是由于「你懂的」原因,在国内使用体验非常糟糕。

为了更好的学习和分享,于是我做了一个「在线圣经网站http://bible.lxl.cn)」,还开发了一款叫「圣经闪卡 – Holy Bible Flash Cardshttps://itunes.apple.com/app/id1273765400)」的 APP,因为我相信上帝要兴起互联网事工。

什麼是基督信仰?

  1. 基督信仰講是一位愛我們的造物主,祂是要怎樣帶領我們回到祂的家,來享受祂的愛;「回家」是指我們與上帝之間「關係」的恢復;
  2. 宗教是講到我們人要做些什麼,達到一種什麼樣的標準,以至於祂能接納我們;
  3. 事實上基督信仰講到祂已經接納了我們,祂怎樣愛我們,又為我們做了什麼;
  4. 原來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為了我們,釘在十字架上,犧牲了祂的生命,以至於我們的罪可以得到赦免;
  5. 所以接受耶穌基督作為生命的救主,就可以回家恢復與「上帝」的關係,享受到祂的愛之外,生命裡面會充滿平安和喜樂;過著有福的生活;

【教程】在 Windows 上使用 plink.exe 与 SSH 建立 SOCKS 安全隧道代理服务器

  1. 前往 PuTTY 官方网站(https://www.chiark.greenend.org.uk/~sgtatham/putty/)下载 plink.exe 程序,找到「Download: Stable」链接点进去可以下载到 32 位或 64 位版本;
  2. 通过开始菜单的运行入口或按 Windows + R 键激活,查找浏览你刚刚下载的 plink.exe 程序;
  3. 在你电脑的路径名 plink.exe 后加参数,如:plink.exe IP -P 22 -l USERNAME -pw PASSWORD -v -N -D 1080;其中 IP 为你在海外可正常访问的 VPS 云主机的 IP 地址,-P 参数是指端口,如果没有改过 SSH 服务器配置则默认端口为 22;其中 USERNAME 为用户名,你在 VPS 云主机上的用户名,或者某些主机使用 root 也可以;其中 PASSWORD 替换为你自己的密码;其中 -D 参数指启用 SOCKS 代理服务,端口为 1080,也可以自己修改,只要使用的时候一致就可以;(示范:plink.exe 8.8.8.8 -P 8888 -l google -p Alphabet -v -N -D 1080);
  4. 首次运行会提示 Store key in cache? (y/n),可以输入 y 来保存 key 的 session,下次不会再提示,否则每次都会提示确认,此时应该可以看到终端连接的信息,并且开始监听 1080 端口;
  5. 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浏览器的用户,在代理服务器配置中,将 SOCKS(套接字)的后面,填上 127.0.0.11080 理论上就可以让你的 IE 浏览器正常就访问真正的国际互联网了。

林兴陆:儿童智能机器人来啦(新锐)

林兴陆算是互联网创业中的传奇人物。他是80后,却已经在互联网圈子里打拼多年,早已经是互联网的老兵。他的传奇经历早已广为流传——初一辍学,英语只学会了26个字母,却用这26个字母学会编程,写软件,当网管,后来成为DoNews中国最大IT写作社区的发起人,做P.CN个人门户平台……在互联网圈子里浸泡的人基本上都知道有这样一个传奇的“互联网的特种兵”。江湖人称“小林”。

林兴陆的职业经历也是一路耀眼,瀛海威——润迅集团——恒基伟业——265.COM……几乎个个都是互联网的风云企业。

与传奇和耀眼一同呈现的,是他自己开发出的系列产品:百特门个性化网站、中国移动短信应用网关改造、基于嵌入式的应用开发,独立开发了软件搜索引擎及企业竞争情报系统等产品……

在互联网行业驰骋多年的林兴陆,在此起彼伏的创业热潮中,他的创业热情也被点燃。浸润互联网多年,他不缺乏前沿技术的掌握,向哪个方向迈步似乎都有可能,其研发开拓也在业内有口皆碑,也有做游戏行业的人多次找他加盟,他摇摇头拒绝了。“其实我个人对游戏一直不感兴趣,周围也有很多人在游戏里寻找机会,他们也会跟我说做游戏吧,我没做,他们做了,就发了,很多这种案例。我觉得这些事情和我没什么关系。挣钱每个人都需要,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至少我并不想在那里发家,所以我一直没有选这个方向。但是教育,我觉得这件事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林兴陆又一次强调:“教育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它值得我去努力。”

为了孩子的快乐童年投身童教领域

赚钱很重要,有意义的人生更重要。因此,选择创业的方向尤为重要——这个方向林兴陆的女儿“替”他做出了选择。

“女儿两岁的一天,我兴致大发给她做了一些识字卡片,女儿玩得很高兴,也高兴地认识了一些字母,看着女儿开心的笑脸,想到了父亲的责任,一时间我觉得儿童教育是一个可以追寻的方向。”林兴陆回忆,女儿的笑脸让他确立了创业方向。2011年,做儿童教育领域的想法在林兴陆头海中发芽。

为稳妥起见,他开始在上班之余开发产品,第一款产品是在基于iOS系统上的“儿童动物世界”,上线后,很快有了30多万的下载量。这给了他鼓励,觉得这事情是可做的。

2012年1月1日,林兴陆正式从公司辞职出来创业。开始全心全意为做儿童教育产品努力。

确立了创业方向,这是万里征程的第一步,如何走?一直是他思考的。他从做儿童音像馆APP入手,从最初做原创内容到做平台,林兴陆一直在探索如何更深入孩子的世界。几经调整,后改名为儿童世界App,它的内容建设一直秉承着温暖有爱的宗旨,这也是林兴陆理想中的儿童世界。

在创业过程中,林兴陆又迎来了生命中另外一个宝宝,东东有了一个小弟弟:北北,每天晚上陪着东东和北北一起玩耍是他最快乐的事情,在与孩子们的交流中,他也更了解了孩子的喜好和追求。与此同时,智能设备在市场上方兴未艾,机器人研发热潮涌起,林兴陆和他的朋友们敏锐地感受到了这一趋势,也将目光转向儿童智能机器人。

做孩子喜欢家长放心的儿童智能设备

做一个给小朋友自己用的机器人,或者说可以陪伴小朋友的机器人,成为他们的努力目标,经过严谨的研发生产不断试验,一款被命名为“小西儿童机器人”终于在2015年上线。

这个儿童机器人造型卡通,猫咪造型呆萌可人,安装了滚轮,方便它跑来跑去,互动界面简洁直观。爸爸妈妈可以通过小西来扮演角色,用卡通人物的声音来和小朋友对话。

林兴陆的两个孩子自然成为智能机器人的首批用户。如今,女儿已经习惯了用这款机器人和爸爸视频聊天。虽然视频通话是随便哪台智能手机都能实现的功能,但手机毕竟还是为大人设计的,并不适合儿童,而小西机器人就是专门设计来给小朋友自己使用的。

当初设计小西机器人时,许多功能出发点就源于这样简单而现实的生活细节。另外,小西机器人将提供 SDK 给第三方开发者,这也为小西机器人的互动性和娱乐性提供了更多可能。

林兴陆负责小西机器人的软件内容部分:之前做APP的积累也都用上了。“儿童教育方面我们有成熟的 Kids Gift 儿童世界APP作为内容支持,包括绘本故事、儿歌、视频等等,后期随着内容合作的推进,也会有更多第三方内容放进来。”林兴陆很有信心。

他们的第二款儿童智能设备小西镜也在准备上线中,目前在淘宝上发起了众筹。小西镜是一款针对3-6岁儿童的智能认知工具,它将人工智能技术运用于儿童教育。主要功能包括物体识别,语音对话,AR互动,视频通话等。当小朋友把小西镜对准物体时,小西镜会告诉小朋友这是什么,还能返回物体名称对应的英文单词和更多相关知识,在互动体验过程中认知世界,让儿童不依靠大人也能自主探索和学习。

创业就如同马拉松长跑

林兴陆的目标是做孩子喜欢、家长放心的产品,不是那种游戏类的——让孩子沉迷,家长头疼。他始终记得,教育,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他要带着使命感去做。他也始终记得,他那两岁的女儿看到他的卡片时开心的笑。女儿东东是他第一个体验用户,他就想做一款让女儿喜欢的产品。他是在用给女儿做的心态去做产品。塞巴斯蒂安福克斯说:“有时候,我确实相信某种更为宏大的蓝本,相信各种层次的经理,相信一切终有解释。”

他知道,创业其实是细水长流的事儿,仅凭激情是不够的,它不是百米冲刺,创业就如同马拉松长跑,最后比的是耐心。当然,创业有一点是与马拉松不同的是,后者的目的地是固定的,你只需要往前跑就好,而前者往往需要不断地与曾经设定的目标做斗争——因为市场瞬息万变,没人知晓下一刻浪潮会拍向哪一边——不能固执,唯有随机而变。

“生命到底是什么啊?我们出生,我们活上一阵子,我们死去。一只蜘蛛,一生只忙着捕捉和吃苍蝇是毫无意义的,通过帮助你,也许可以提升一点我生命的价值。谁都知道人活着该做一点有意义的事。”《夏洛的网》中,夏洛这样说。这本温暖隽永的儿童文学也是林兴陆的心头挚爱。人生的使命到底是什么?这也是林兴陆常常思考的,在他还是少年时代时,他就告诉自己,要做一个对社会有价值的人,而此刻,他找到了他的使命。

(◎王海珍 中华儿女报刊社;原载《中华儿女》杂志2016年第10期总第425期。如转载请注明微信ZHRN1988

科学上网相关工具

  • MyEnTunnel – 一款以 PuTTY Plink 为基础的安全隧道,相当于 Plink 的 GUI 图形界面客户端增强版。
  • PuTTY – 大名鼎鼎的 PuTTY 是一款简单易用的 SSH 远程终端管理套件,带很多 SSH 小工具。
  • Wintunnel – 一个简单的 SSH 安全隧道程序,也算是 plink 的前端程序。
  • Entunnel – VanDyke Software 公司的商业化 SSH 安全隧道应用,个人使用多年,不过停止更新也多年。
  • SSHWindows – Windows 版 OpenSSH,支持 SSH / SCP / SFTP 的服务器和客户端软件,由 Cygwin 构建但不需要系统支持。
  • freeSSHd – 一个 Windows 版免费实现的 SSH 服务器软件。
  • UDP Tunnels – Performing UDP tunneling through an SSH connection (unix)
  • Zebedee – Creates secure and compressed TCP/UDP tunnels on both unix and windows
  • Key-Based SSH Logins With PuTTY – How to generate and use a private/public key pair to log in to a remote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