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上最后一个青年节

  以往每年五一、五四连在一起是个大假期,五一或十一是出去远行的好机会,然而从今年开始这一切似乎都将不复存在。

 

  多了些传统假期,如春节的前一天除夕、清明、中秋、重阳等,把五一这个大假期折成小假期,一方面是缓解全国交通压力,另一方面大概是改变旅游旺季消费习惯吧!

 

  自新劳动法颁发后,假期加班的工资是多了两三倍,甚至是四五倍。然而像青年节这种节日,要求也更严格了,14周岁至28周岁的公民可以享受半天假期。

 

  是的,我算是赶上了这趟末班车,这本没什么大不了的。倒是解开了从前疑惑了很久的:少年、青年、中年、老年等词汇的精确定义。

 

  十年以前,当我还在瀛海威当“少年网管”时,有人说丁磊是“网络少年”,我迷惑了,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是“网络儿童”还是“网络婴儿”。后来刘韧给我下了一个定义:“互联网的孩子”,随着互联网一起成长起来的孩子。

 

  当我觉得自己还算是个网络时代的“创业青年”时,我却发现今年是我最后一年当青年了。

 

  从明年开始,不,从今年过完生日开始,我这个80后也将步入中年喽!

One thought on “赶上最后一个青年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