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见闻

走进恐龙之乡禄丰

  10月5日从梅里雪山返回香格里拉住了一个晚上,计划第二天从香格里拉返回昆明,由于买不到回昆明的机票,所以只能坐大巴回昆明。

  10月6日下午2点从香格里拉乘坐大巴返回昆明,10月7日早上6点才到达昆明车站,打车到昆明市中心,在北京路附近徒步找到了一家四星的海天酒店住下。

  看了看酒店里提供的地图小册子,发现恐龙之乡“禄丰”原来就在昆明不远的楚雄彝族自治州,昨晚从香格里拉返回昆明时也经过楚雄,看了一下交通工具和路程,有火车和汽车,约100公里左右。

  打电话到酒店前台咨询了一下行程,当天可以来回,坐车大概2小时左右。8点、9点左右的火车已经走了,看来只能坐汽车。于是收拾了一下,带着相机打车到昆明西苑汽车站,去禄丰的汽车每20分钟就有一班,最晚一班返程的车是下午5:30,肯定足够时间看完恐龙化石并回到昆明。

  坐上10:20去禄丰的汽车,向乘车的禄丰人咨询去看恐龙化石的情况。出发前在网上也看过一些相关资料,在车上还用手机确认了景点信息,对这个神秘的地方很好奇,心情也很激动。在路上可以看到很多有关恐龙的宣传信息,一个引人注目的广告是“等你两亿年,相约零八年”,据说有一个更大的恐龙主题公园即将在中国诞生。

  在12:30到达禄丰汽车站,这是一个小县城。之所以对禄丰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其实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禄丰”的拼音“LUFENG”和我的家乡“陆丰”一样,我有个“LUFENG.COM”的域名,现在为家乡建立了一个小网站。另一方面是我曾经发现天气在线把“LUFENG”翻译错了,后来才知道中国其实有两个叫“LUFENG”的城市,再仔细研究才发现原来那里就是中国的恐龙之乡,也是中国人类的发祥地。

  离禄丰汽车站很近,走几步就来到禄丰恐龙博物馆,恰好碰到中午休息,13:00才再开始卖票进去参观。等了一会就有人开门了,花了15块钱买了票进去。我知道相机闪光灯会对这类历史文化遗产有破坏作用,很自觉的关掉闪光功能。

Title:禄丰恐龙博物馆 Size:161KB Comments:0 Click:0

  开始尽情从各方位各种角度进行拍照,在一楼的展厅只有5具恐龙化石展出,展馆确实太小了,周围墙壁倒是有不少关于恐龙的信息记载。其实在禄丰已经出土了100余具恐龙骨骼化石,已经记述命名的恐龙就有10个属12个种,含侏罗纪早、中、晚三个时代的恐龙化石。脊椎动物化石门类多达24属35种,这些古老的动物含鱼类、两栖类、龟鳖类、鳄型类、蜥蜴类、恐龙类和早期的哺乳动物。

  二楼还有展厅,但很遗憾并不是恐龙展,而是人类展、佛像展和青陶展,走马观光拍了一些照片。咨询了一下工作人员,除了这个地方,哪还有对外开放的恐龙基地?工作人员告诉我,除了这里,在大洼山,也就是出土恐龙化石的山头,还有两巨原始,没有动过的恐龙化石可以参观。更大规模的只能等到2008年4月份后,那时候会有超过50具恐龙化石,还会有各种仿真、电影等项目。

  打听了大洼山的线路,坐上公共汽车前往大洼山,只要1块钱车费,到达大洼山后问了半天路,因为当地人的普通话并不是很标准,有的甚至根本不会普通话,这里主要以彝族为主。后来遇到一对赶着马车的夫妇,让我坐在马车上山,并给我指了一条路。

Title:恐龙山二号展厅 Size:199KB Comments:0 Click:0

  后来终于来到恐龙山二号展厅,里面有一具爬着的恐龙化石,保持了原貌,没有经过加工,只是盖了房子保护起来了,依然是拿起相机狂拍照片,给了5块钱门票。又找了半天才找到恐龙山一号展厅,很遗憾工作人员不在,等到4点左右只能放弃了,因为还要回县城坐末班车回昆明。

  在路上搭了一个开着摩托车进城的人车,终于回到禄丰县城,因为那条路等车不太好等,给了这位朋友5块钱表示感谢。禄丰的本地文化有些很有趣的现象,满街一些老头老态在唱歌、跳舞、打麻将。

  回到县城,徒步走到恐龙博物馆,买了一些恐龙相关的纪念品,买上5:30的车票返回昆明。禄丰是个带着一层神秘色彩的地方,虽然这次没能给我多大的震撼,但还是觉得不枉此行,也许因为我是个恐龙爱好者,也许因为这里也叫“LUFENG”。希望也祝愿禄丰未来的恐龙主题公园,能给人带来震撼的感觉,就像美国的电影大片《侏罗纪公园》给人的震撼!

在雨崩村经历神瀑的故事

  10月5日早上7:00起床,天还不是很亮,雨崩村感觉有些潮湿,稍有一丝凉意。整装、洗漱一番后,拿出相机拍上几张雪山、日出的照片,雪山上的云偶尔散开、偶尔聚集。

  早餐,我没吃早餐的习惯,吃早餐反而会影响我的正常状态。等他们几个吃完早餐,一起出发前往神瀑。有了昨天从西当温泉进来雨崩村的经验,加上我的腿伤依然没有好转,所以不管这段路况好坏也得选择骑马了,其实不是马是骡。

Lin's Moblog

  从上雨崩走到下雨崩,没有登山杖真够难受,找了支竹子勉强的走了下去。这短短的一段路,以往走起来真是小菜一碟,不足挂齿,而这次却如此艰难,不管是缺钙或是其他方面问题,不可忽视,因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在下雨崩的马场,我选择骑马往返205元,按照他们这儿的惯例,抽签。我抽到这匹骡子和主人都不错,骡子的主人讲着不太流利的普通话,我们一直聊着天又经过了一个原始森林。有些树大得需要好几个人抱,因为在马上所以没有实测具体人数,总之不是千年就是百年大树。

  与西当温泉到雨崩村那个路段不同的是,这里有水流的声音,那是河流,也是来自神女峰的瀑布的水流。相对于路况而言,这段路更好走,也更短一些。

  经过一个哑口,下来休息一会。哑口小店的老板说他们那能住宿,往那边一指,原来搭了一个很大的帐篷,感觉可以住下7、8个人。上午的森林、山沟确实有些凉,我们几批上山在哑口休息的人围在一起烤火暖和一下身子,骡子的主人在喝包谷酒,骡子也在吃包谷(玉米),很有意思,不是青稞就是包谷。

  到达神瀑骑马终点,再往上走就需要靠自己徒步爬上去了。腿虽然很疼,但我还是忍着一拐一拐的向上爬,在半山找到了一棵树枝,也不管它是拐杖还是专业登山仗,能助我顺利到达神瀑更重要。

  我这一拐一拐的竟然超越了很多人,并且前方迎来了不少已经“转经”完毕下山的藏民们,也有一些游客,不断的给我打气,说前面快到了,加油,还有说“扎西德勒”,藏语意为吉祥如意。

  到达神瀑的时候,竟碰见昨天牵马带我们进山的女孩,原来藏民们很多都是今天来转经,她告诉我了要顺时针转,只要转三圈就可以了。

  在上面已经有很多人了,有在转经的,有在晾衣服的,有在拍照的。我上去后先是拍了几张瀑布的全景照,紧跟着出现在我眼前的是迷人的彩虹,虽然不是很大,但就在眼前,我拿起相机把彩虹拍了下来。

Lin's Moblog

  我放下相机、手机这两件怕水的物件,带着信仰,怀着虔诚的心态往转经的瀑布下方走去,我在向前走,瀑布泼在我的身上,转第一圈的时候感觉好凉,但是眼前看到的一切激动得让我勇往直前,猜那是什么?天桥?对,天上的桥,长的像拱桥的彩虹就在我的眼前,我每走一步,彩虹也跟着我在前方。转完一圈,也有其他人参与进来,我向在瀑布外面的人挥手打招呼。我继续转第二圈,此时我已经不觉得凉了,瀑布比上一次更大,把我的衣服、裤子全部淋湿,还有我的皮鞋也变成水鞋了。彩虹是那么动人的在前方,我继续转完了第三圈,并且喝了两口瀑布飘下来的冰水,走出了瀑布区,有人说这叫功德圆满。

  神瀑是神女瀑布,神女峰瀑布的简称,之所以神奇,是因为神瀑预示着你的过去和未来,藏民们相信,在神瀑转经的作用,就像基督教徒向牧师祈求主原谅自己的错误一样,能被赦免过去的犯下的过错,让灵魂得到重生。

  当我们下山后,在一起交流的时候,有一个也去转过经的人说,她当时有想哭的冲动,我当时听到心里一振,我在转经的时候虽然没想到哭,可是当我转完经走出来的时候,确实也有哭的冲动,说不出来是哪种感觉,可能是被自己的虔诚所感动。

  拿好背包,坐上骑往西当温泉的骡子,这次好累好累,因为前一天的状态还没恢复过来,今天已经连续骑了两趟,加上没有什么经验,骑的屁股都疼,到西当温泉后,约好的6个人包了一面包车550元前往香格里拉。

  后来因为一些客观原因,有2个人在飞来寺下车了,我们4个也决定不坐这辆面包车去香格里拉了,只到德钦县城,结果这司机很不高兴,短短的距离要价250元,我们当然不干了,讨价还价半天最后给了他200元了事。

  到了德钦县城,我们打电话给熟悉并且为人厚道的尼玛司机,本来从德钦包车到香格里拉要500元左右,最后他同意400元送我们到香格里拉,晚上10点出发,在路上还请我们喝矿泉水。

  尼玛司机是个藏族人,尼玛藏语的意思是太阳。很热心,也很实在,一路上给我们讲了很多典故,其中和这个主题一致的神瀑的故事,他亲身就经历过一回。

  数年前,他和亲戚一起去神瀑转经,他岳母家的一些人去转经的时候还会念经,瀑布的水很大。而当尼玛他们几个人去转经的时候,突然来了一阵风,瀑布的水随着山贴边而下,不再泼往人的向上,水流也变小,他们意识到有事情要发生了。一周后,他的一个亲戚开始生病,在德钦检查不出来,到迪庆检查后发现是胃癌晚期,三个月后就去世了。他告诉我们,只要去转经的某个人有问题,神瀑就会贴边流而不飘出来,那将意味着有人即将难逃一劫。反之,如果神瀑泼到这个人身上,这个人将会很幸运。

从飞来寺到雨崩村

  在飞来寺住的这个晚上,洗完脸、刷完牙,在旅馆的阳台上欣赏了一会星星,就打算睡觉了。因为第二天一早要看日出,拍梅里雪山被太阳覆盖的金色雪山。而且还要约了车到西当温泉,去雨崩村。

  不知道是三宝床问题,或是别的原因,竟然一夜都没有入睡,分别在不同时段听到另外6个人的呼噜声,看着手机的时间1:30、2:00、3:30、4:00、5:30、6:00,本来计划6:40起床的,结果6:10分只得跑起来洗脸,然后拿着相机上阳台等天亮。

  天不只还没亮,云层覆盖着,偶尔还出来月亮。看梅里雪山全景是没希望了,终于在7:10分开始,逐渐能看到一些云散开,透出背后的局部雪山,偶尔出现十几秒能看到太子峰,也就是梅里雪山主峰卡瓦格博峰,神女峰倒是经常出现。最近这些天早晨很难出现全景,有些人据说在这趴了好几天了,今天算是很幸运的了。

  8:30司机来接我们,开始绕山行驶往西单温泉出发,经过三江并流的澜苍江,下来拍了两张照片,继续延着似山似峡谷的山路进入西单温泉,门票63块钱。

  西单温泉马场,在这里骑马进入雨崩村,可以选择徒步也可以选择骑马,由于我的脚受伤还没好,所以我选择骑马,国庆节涨价165块到哑口。我选择骑一半路程到哑口,听说里面那部分以下坡为主,走难度不大。终于经过几个休息站,终于到达哑口,所谓的哑口就是中间站或交接处。结果下来没走几步我的脚伤还没好,还是很痛,影响大队伍往前走,所以在中途又租了一匹马往前走。

  花了数小时经过一个原始森林,终于到达上雨崩,在这里找住的客栈,在上雨崩第二家旅馆处,住了下来。

  时间上有些紧张,本来打算去神瀑,一方面担心淋了水后三天不能洗澡,所以想先洗个澡再上去,这方面有点耽搁,再者大家也有点累,并且这个时间点去看不到彩虹。因此就在附近转了转,拍了些照片,也还不错。

  晚上回来吃饭,点了一个火锅土鸡,和来自云南的三个大学生一块拼着吃,还是7个人的组合,两个大学生喝的有点高了,说话很有意思。

  晚上看星星很感慨,这么清晰的星星已经很多很多年没见过了,只是小时候的记忆,现在的孩子真的很遗憾没有这样的条件,这里之所以保存这么好,一方面是污染小甚至无污染,因为有原始森林,有几个游客也敌不起一个森林,再者这里海拔高,所以不仅能看见各种星星,各种明显的星座,还有银行系整体状态都很明显。

  在雨崩村手机基本上没有信号,只有在局部地方能有一些信号,在住的地方至少是没有的,所以就没法上网发表这篇游记了。

晚餐之后泡温泉

  在旅馆休息到6点钟,出去找吃的,根据旅馆的伙计推荐,打了个车前往红旗路,想去吃本地特产土锅鸡,好像和气锅鸡不一样,结果在红旗路的那些餐馆前走了两圈也不知道进哪间好。

  决定走进红旗小学对面的一家餐馆吃饭,看了看菜单,想点个土锅鸡说太大份了,我一个人吃不完的,服务生挺实在的,那我说点藏式特色菜吧!

  点了个奶渣、藏式烤土豆片、水气粑粑,后来吃着觉得不够味,又点了个酸菜肉丝,吃的还行,就是没吃上土锅鸡挺遗憾。

  正吃着的时候,有个将军“庙”或“寺”的中年人,过来冲我打招呼,讲了一些话:说我稳、准,但在事业处事上需要再狠一点,说我人太善良了。他问我哪的,我说广东的,他讲他到过广东的一些城市,我说我汕尾的,他说去过陆丰市甲子镇,也算缘份吧,卖给我一条佛珠,收了60块说六六大顺,也没想那么多了。

  吃完饭,在步行街走了几步,打电话给今天的那个司机,去天生桥温泉,回来80块钱,走的时候打电话让司机来接的。

  到了天生桥温泉,门口还被收了30块,感觉又被司机呼悠了,因为那个地方开车直接进去也行,下来自己找买票就多掏30块,而且不是白天也看不了什么景点。洗温泉游泳,30块,没有参加别的桑那之类的项目,那些项目还另外收费。没带泳裤买了一条,连毛巾也不提供,拖鞋还好能借到。

  泡温泉的人不是很多,开始只有一些学生在戏水,后来有一家三口在游泳,和他们聊了会天,他们家的小女孩好可爱,三岁半游泳不错,还很礼貌,叫我叔叔。

  后来还认识了一个初三的学生,一个藏族的男孩王兆南,听我说从北京来的,说在北京待过几个月,他妈妈以前在北京读研究生,他姐姐也在北京上大学。

  泡了也就1个多小时左右,打电话给司机让司机来接。要走的时候,两个从成都过来的情侣,手机和钱包被偷了,报警后在发愁没身份证怎么坐飞机呢!

  出租司机来接我了,结果他倒车倒半天,还要指辉了一会,终于调过头来了。今天来天生桥这里没有太深刻的印象,天上的星星倒是很亮很亮,只是遗憾没有月亮所以周围很暗,回来的路上我还看见了流星飘过。

  回到旅馆,到咖啡厅坐了会,有不少人今天刚到,有来自上海、深圳、成都,还有一位在昆明的,有自驾车、独行客,都大家基本都是背包客。大家聊了会天,用笔记本电脑帮上海的那哥们将闪存倒进优盘了,来自成都的哥们去那些景点一分钱没掏,其实有些地方真的是没有必要收门票的,大家来这里消费就不少了,明天有机会和他们几个一起去吃土锅鸡。

香格里拉县区

  今天早上9:00起床,没想到昨晚睡觉感觉有些凉,温差果真很大,洗漱后出去找到一个超市买了点用品。

  徒步往一个广场走去,在城区实在没什么好风景,很普通的样子。后来打了个车去“噶丹·松赞林”喇嘛寺,有“小布达拉宫”之称,打车过去也就15块。

  的士司机是四川人,本来说帮我“逃票”,没成功还是花了30块买票了,因为路上有点堵,他说要不要到“纳帕海”去看看,可以先去那边看看,一会再绕回来。

  于是就去纳帕海拍了点照片,感觉不出传说中的“草原”,也没有看到多少“鸟类”,倒是有一些牦牛和羊群。

  从纳帕海回松赞林的时候,走的是他们村里的路,在路上还看到少许狼毒花,直接就到松赞林门口了。加上松赞林和纳帕海路段,司机收我70块钱,开始建议我包车200块,我说不了,后来降到180块,又降到150块,看来不是很实在这个司机。

  不过刚才买的松赞林的30块门票根本没用,而且还在出租车上,他开走了我才想起来,早知道走这条路线就省30块钱了。

  在松赞林花的时间算比较长,确实是小布达拉宫似的,一个个“康参”里面供着各种佛,还有一些壁画,有什么轮回图、十八怪之类的。人还不少,有一个喇嘛问我从哪里来,我说从北京来,他说他原来在北京佛学院上过学。

  走的时候坐3路车,在车上问大妈这车是到古城的吧,那附近哪有吃的吗?她说到了松绒市场下车,在附近有吃的,然后再走着去古城很近。

  到了松绒市场逛了一下,终于看到什么是“奶喳”了,外观看起来不是很有食欲,不过吃起来应该不错,加上白糖就可以吃,这个本身像酸奶,卖奶喳的大妈说小伙子买一块吧,我说不知道怎么吃,算了。

  后来看了不少餐馆,实在不知道进哪家吃,哪家有特色,最后还是进了一家
Tibet Coffee(西藏咖啡),点了一份藏式早餐吃。

  吃“早”餐,实际上是午餐,从昨天下午到现在没吃过饭,还好饿的不算太过劲。吃完后就买单,往“古城”方向走去。

  所谓“古城”建筑上属于古城,每一条街全是卖各种银饰、礼品之类的,买了几个小银饰,逛来逛去还是一个样,就出来打车回旅馆了,的士司机说晚上可以去“天生桥”温泉泡泡!

  看来在城区附近,很难有震撼人心的景点,明天计划去碧塔海和白水台看看,估计离香格里拉中心城区越远,景点才会更漂亮。

在达香格里拉

  从北京飞昆明,再从昆明转乘迪庆终于到达香格里拉,现入住了香格里拉国际青年旅舍,是在北京机场用
OQO 上网时通过 51766 找到这家旅馆的,标准间160元/天。

  住房登记后,进入房间发现里面放了4个大包,吓一跳,订的标准间怎么像床位,而且还不只住一个人?喊了半天服务员,原来是别人弄错了,这个门开始没锁。本来要去住他们房间的,过去了一看还成,说那个价格其实还要更贵一点,问我是否续订明天的,我说还没确定。后来服务员还是把他们的东西请出去,我住了那个标准间。

  在这个旅馆的围墙里,还有个小咖啡厅,这里可以免费上网,我把那个
D-LINK
迷你无线路由器接到他们的网线上,我的笔记本又可以无线上网了,还不错。

  看了一下他们菜单,本来想点点东西吃,服务员说做饭的人已经睡了,早知道在昆明买点东西带着吃啊,失策,当时还想过是不是买两块鸡翅过来呢!

  今天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在机场和飞机上待了一天,到达迪庆机场和五年前到达拉萨机场的感觉一样,只有一架飞机在机场上,天已黑也没什么景色可以拍。在飞机上时把香格里拉可以去的景点扫了一遍,明天先就近逛逛,后天再往100公里之外的地方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