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创业

杜红超@洪涛软件

  5月27日,我回深圳办事,老杜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打算把洪涛软件再做起来,听了真让人高兴,一个
IT 老兵要重出江湖了!

 

  早在 .CN
域名刚开放时,他就推出了最早的“热门软件广场”(http://www.hotsoft.com.cn),是当时国内较早做软件下载的网站。

 

  4年前 hotsoft.com.cn
这个域名过期了没续费,一向关注域名投资领域的我,一看是老杜原来洪涛软件使用的域名,想都没想就注册了下来,况且每天光自然流量就不少,而且还有不少早期
PR 值高的链接。

 

  现在物归原主,把这个域名送回给老杜继续创业,支持他延续这期待了10年的软件梦想!

 

  至于谁是杜红超、他和洪涛软件有何关系,如果有十年以上 IT
经验的人都不需我介绍了,新兵在网上搜索一下便知。

 

  祝福老杜,我们都《在路上》,在这艰辛的创业路上!

茶道

  茶、茶道、功夫茶。我们喜欢茶文化般的创业氛围,传承文化做企业也万变不离其宗。在
265 成立之初,我们不像很多 IT
企业选择住扎在中关村,而是选择了北京绝对中心区“东华门”。东华门是故宫的东门,坐落于南池子大街和北池子交界处,在这么一片片四合院、一条条胡同里,有你想象不到的闹中取静。

  后来公司逐渐搬到位于双井桥的富力城双子座,我所带领的研发团队在南池子渡过了快乐的时光,而后也因业务需要,我们也一起搬到了富力城去办公。

  搬走后,原本在四合院里的五套房子退了四套,保留了一套用来当茶室。偶尔有朋友或客人来了,想找个地方坐下来谈点事的时候,就约到普渡寺后巷四合院的茶室。

  每逢周末,我经常约一些朋友到我们在南池子的茶室喝茶,品尝从福建带来的铁观音,我的功夫茶也或多或少有些潮汕文化的熏陶。老蔡来自福建,闽南文化与潮汕文化也很相近,因此茶道也共通。

  这不,即将到来的这个周末(8月11日),又将迎来三位厦门的朋友:藏成都、黄永胜、陈小华,这次
Hyson
圈子的一些成员也将会积聚过来,预期参加人数不少,恐怕全坐下来品茶杯子都不够,想必大家也接受不了三杯冲。还得准备些一次性杯子,对于不习性喝茶的朋友,准备些饮料,当然茶点肯定少不了。

探访试用网iTry徐乐

Title:探访试用网iTry徐乐

熊进、徐乐、林兴陆、藏成都

  you try before you buy, 徐乐的 itryemay 并购, 估价更高了,
是件好事, 但身体却不太好, 颈椎等健康问题困扰着他, 他将起用 m.cn 域名, 和我的创业项目
p.cn
域名一样都是单字母域名, 我们笑谈 m.cn 和 p.cn
将会成为两个最成功的单字母域名项目, 就像 m 等于
mobile 和 p 等于 phone 时, 叫 mobile phone
将会是多么 power 的事业.

参加DONEWS 5G白话有感

  这次我是以嘉宾的身份参加 DONEWS 5G 白话,对 5G
的风格有些了解,但具体细节并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对于创业者而言是个学习、推广、交流的好机会。

  开始自我介绍环节时思绪有些乱,不知道从何说起是好。面对围成一圈的
5G 评论员,有熟悉的面孔如:KESO老白炳叔白鸦吕欣欣等,也有新面孔如:糖果音乐的唐爱平、趣摘网的张有为、雷搜网的王彬等。他们当中对我的情况了解或多或少,有比较清楚的,有一无所知的,正所谓众品难调,我只好乱喷一通。

  同样作为80后的创业者,我与他们到底有着哪些不同,也许是大家对我比较好奇的地方。通常大家对我的背景印象都比较深刻,是因为我的学历和工作经历反差太大,我的书只读到初一便辍学离开学校进入社会,而我正式工作至今却已经有12个年头了。

  从离开学校、自学电脑、学会编程到当程序员是一个阶段。接触互联网,加盟瀛海威当网管、在润迅做百特门个性化网站和电子商务网站是一个阶段。加盟声讯通做短信应用网关的改造、在恒基伟业为商务通做信息增值服务、去武汉组建数码腾峰为多普达做无线门户是一个阶段。回北京尝试创业、参与组建北京二六五公司到现在重新开始
P.CN 的创业历程。

  回顾了认识刘韧并帮他做 DONEWS
的一些过程。在深圳时每周必看《中国计算机》上刘韧写的人物文章,后来看到杜红超的软件网站 HOTSOFT.COM.CN
转载了《知识英雄》这本书,上面有作者刘韧的 ICQ
号。这也是后来深为人知的关于刘韧的个人网站 LIUREN.COM 转型成
IT 写作社区
DONEWS.COM 的故事。

  进入创业项目介绍环节,把 P.CN 的技术优势做了简单介绍,把
P.CN
个人门户与其它传统个人门户的差异性做了一些对比。描述了我所理解的软件与互联网融合的理念,我创业选择做软件而非网站,也许和我多年的软件情结有关。

  其实 5G
的评论员们对我泼的冷水还不够多,因为他们都听明白了我在讲什么,不管是我对软件技术的完美追求,还是我对理想应用的美好愿景。有持各种支持、反对意见和态度者,有提出用户定位、产品定性和改建意见者。

  从 5G 出来,我和藏成都说:“准备不足”,关于创业项目还有很多值得分享的事没有说出来。此前虽曾经参加过几次
5G 活动,但每次只是私底下和他们聊天,没有正式当过 5G 评论员。

  总结这次参加 5G
评论的意义,除了开头说的学习、推广和交流之外,还有更多有意义的事情,如让你尝试锻炼、反思等,对于每个创业者,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平台和机会。

P.cn 创业团队合影

  从“喀嚓”声响那一刻起,便记录下了 P.cn
年轻的创业团队这张合影,相信这张照片在未来的无数个日子里,将会引起我们回忆这一共同的时刻。

  后排:小雷、明明、实习*、小新、啊土、江米、小林、dodo、allan、啊杜、烟仔,前排:小贾、小王、小熊、萝卜、鑫鑫。

做千里马难,做伯乐更难

  1997年我加盟瀛海威时,还没17周岁,当时很多人都戏说我是“童工”。瀛海威是国内最早从事
ISP
的民营企业,当时在全国8个城市设有8家分公司,总部设在北京,员工约有500多人,是中国互联网最早的黄埔军校。

  最早我只是瀛海威的用户,自己是一名普通的程序员,把自己写的一些小软件发布到网上。经常和瀛海威的员工们交流和帮助他们解决一些技术问题,后来得到瀛海威深圳分公司的老总宋裔智的赏识,他不看重我的学历,给了我一个加盟瀛海威的机会,当然我也没有令他失望。

  从此在我的人生履历上,增添了光辉的一笔,让我在那个时期获得了“少年网管”的称号。宋裔智是我的恩师,他让我在互联网时期跨越了人生的第二次转折点。当“最小的员工”确实有不少好处,大家都对你很好,给你说教灌输一些对人生发展很有意义的观点,允许你犯错误。不过也不是事事顺心,曾经有次因为某个观点不同产生了一个小误会,导致我当时有离开的想法。但是我想我在离开前,不能落个没有职业道德的称号,我一定要把一切事情都做好再走。

  宋裔智打电话到科教馆问小林今天有没有来上班?同事告诉他我来了,他看到我还不算那么任性,他让我接电话。先前他给我发了一封邮件,说我误会了他,他是为我好,说十年后可以再拿出那封邮件看看,我一定会认为他说的没有错。其实哪用十年,我在接过他电话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了那些道理,我在电话里哭了。后来我在瀛海威的这段经历很多人说这就是伯乐与千里马的关系。

  2001年我加盟恒基伟业,当时的上司陈雪涛也是为我费尽口舌,向恒基伟业这家突然崛起做电子产品的传统企业灌输无线互联网思想。同时让他们接受一个低学历,但具备多年互联网和无线互联网工作经验和薪水也不低的人。

  恒基伟业是中国掌上电脑的领头羊,就像瀛海威曾经是中国互联网的领头羊一样,是我工作过的企业里,除瀛海威、润迅集团外,另一个为我的人生履历增添光辉一笔的一个平台。

  在恒基伟业时,有一次召开员工大会,为我和研发部的几个同事颁发了优秀创新员工奖,我是无线事业部唯一获得这个奖项的人。恒基伟业的
CTO 周力是从微软挖过来的,他曾经是微软 Windows 95 Team
的开发成员,在他的办公室里挂着一个奖项,可以感觉到那是一种终身荣誉。他在加盟恒基伟业前曾参与维纳斯计划的研发工作。

  记得当时周力在会上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他说他在国外时有个同事,他的同事要跳槽到另一家公司,在走之前把工作交接的特别好,很有耐心的把一些细节一五一十的交接给他,他说在国内可能很多人拍拍屁股就走人了,他觉得这是国内和国外的人对工作态度的一些区别。当时不少同事在讨论,觉得这种工作态度很值得我们学习和思考。其实我听到这个故事倒没觉得有什么,因为我在国内,我也有同样的心态。

  不管怎么样,我在恒基伟业除了得到上司陈雪涛的肯定,也得到了总裁张征宇的认可,他对公司的同事们说:“小林是个奇才”,这样的称赞对于一匹千里马来说足以。

  我拿瀛海威和恒基伟业这两段工作经历中的小插曲,来阐述我曾经是一匹千里马的感恩之心,因为我深深知道,只有伯乐的赏识,才会有千里马发挥的机会。

  十几年过去,如今我已经从程序员转换为技术管理者,目前也正在从技术管理者往创业者的的身份中转换,我将不再是千里马,从今往后我要当一个伯乐。

  创业是新的起点,真正的压力来了,朋友说是好事,有压力才能成熟的更快。我知道我将面临更大的挑战,刘韧说创业比他想象的难十倍,比我想象的不只十倍。打工打了那么多年,虽然也做过短期创业和管理,和现在的创业心态截然不同,朋友说创业之后才会明白人生。

  创业之后才明白原来的伯乐有多不容易,我现在才更理解他。今天一个技术人员离开了我带领的这个团队,印证了做千里马难,做伯乐更难这个事实。

狐狸糊涂

  熊进,一个来自十堰的小伙子,在武汉念的大学,网名狐狸糊涂,我们都叫他小狐狸。无论他的真名还是网名,都与动物有着某种联系,熊是一种肥胖而憨厚的动物,而狐狸却是一种狡猾而聪明的动物,狐狸糊涂则意味着聪明且憨厚的意思。

Lin's Moblog

  大概2001年左右,小狐狸加了我的 QQ
跟我交流编程方面的事情,具体忘了是 MFC 或是 COM
之类的话题了。当时给我的印象很深刻,一个在校的学生能有如此的学习心态实属不易。

  在身边有太多案例告诉我们,还没毕业就有所成就,比墨守成规毕业后再实习、再工作,那么一步步的走过来,更容易获得成功的机会。

  从来没想过,我会离开北京到武汉那所“有江亦有湖”的城市去工作。2003年4月也就是非典前夕,我和上司陈雪涛等人离开恒基伟业,一起前往武汉创办数码腾峰。

  到了武汉人生地不熟,生活质量倒是不错,我们工作的地方处于中国光谷,在武汉科技大学对面,附近有森林公园。可是工作氛围不行,圈子太小,在武汉从事
IT
是那么的寂寞。小狐狸和巴巴露娜是我当时在武汉唯一的两个朋友,而且还都和
DONEWS 有关系,他们开始似乎都是通过 DONEWS 了解我。

  在武汉的一年时间里,小狐狸经常来我的办公室或我住的公寓学习,有时候他也带我到他们学校附近去买书,买碟等。后来他还介绍了一位同学来我们公司学习,他同学很有才华但性格比较孤僻,搞技术的真有不少这样的人。

  在武汉实在形不成像北京这样的 IT
圈。在武汉待满一年后,也就是2004年4月,我决定回北京发展。小狐狸那个时候虽然还没毕业,但学校已经允许出来实习了,所以我带着他们一起回了北京。

  回到北京,我们在中关村租了一套三居室,用来办公和居住。当时还有另外两个合作伙伴,想做企业、行业化的解决方案,诸如企业情报竞争系统或内容管理系统之类的,卖给大中型企业,可是这种生意做起来回款没那么快,因此就开始做点无线增值业务,可以先赚点快钱养活自己。

  只是短线赚钱始终不是办法,没资源很难做大。恰好此时蔡文胜来北京出差,并且即将获得
IDGVC 的风险投资,要在北京成立二六五公司,于是我加盟了二六五任
CTO。此时我觉得小狐狸作为朋友,在我身边可能很难得到锻炼,于是我把小狐狸介绍给了韩云,让他从头开始当一名程序员。

  在韩云的 365
招生网,小狐狸认为自己干的多是琐碎而繁杂的事,我却觉得韩云的公司虽小,但是给他发挥的空间和自由度却非常大,从程序员、网管等等,身兼数职,很好的锻炼了他,到一个大公司去当螺丝丁恐怕很多东西都没法接触到。

  果不其然,一年后他加盟了新浪,在新浪确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比在韩云的公司独立行事,学会了如何协作开发,但那也是他的工作经历中最郁闷的一年。

  又过去了一年,他问我去雅虎好不好?我说雅虎比新浪好,雅虎是个国际性企业,大公司有很深厚的企业文化,也能让你学到更多的东西。

  一年前,他去了雅虎。一年后的今天,他来我家喝茶,并且一起吃了晚饭,他很满意这一年在雅虎所学到的东西。我告诉他,对于一个刚毕业才三年的人来说,在雅虎,你最起码还可以学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