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信仰

互联网事工为什么?

记得朋友圈有人说过,在很多传统领域,互联网技术的应用还非常浅层。这也是为什么前几年,当有国家领导人提出「互联网+」的时候,这个事实在中国已经发展了近20年的技术,似乎才刚刚让群众们接受。

我不能同意更多的在那条消息后面点过赞,很遗憾微信的搜索功能很难找回那条记录,不过没关系我隐约的还能记得时间发生在2017年4月份的复活节前后。

因为那时候我刚受洗信成为基督徒,发现宗教信仰领域在互联网技术的应用上很落后,甚至可能还不如电台时代、电视时代的影响力。

我了解到除了美国 Life Church 提供的圣经应用和为教会开发的免费工具,以及澳大利亚 Pushpay 这家上市公司,为教会做在线奉献和帮教会制作 App,有较多的技术投入和应用之外,在其他方面可以说未有什么建树。

当我正在感叹,甚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时候,作为一名从瀛海威时期开始,有着20年互联网经验的从业者,我在思考我能为教会做些什么。有趣的事情即将发生,我在极短的时间内,三次得到了《圣经》和「古登堡印刷术」这两者关系的启示。

首次是远在美国的老同事杨宝义,在微信上拉群给我介绍了正在北京国际教会 IMS 中文堂的工商团契服侍的 Gene 弟兄,说他也正寻找有主内背景的开发团队,希望探讨一下在互联网事工方面有的可行性,具体的意向尚不是很明确,但在和 Gene 的交流过程中,首次提到了《圣经》和「古登堡印刷术」。

以此同时,我的爱人杨华女士正好在帮教会做公众号的改版,不久后她还加入了主内机构 yesHEis。我推荐她重新阅读朋友刘韧的著作《网络媒体教程》,书中提到:「和其他影响世界的发明不同,这项发明的确应该归功于一人……Berners-Lee 设计了 World Wide Web,然后就把它开放给世界。他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努力地保持 WWW 的开放性、非营利性和自由性……很难对 WWW 作出适当评价,它几乎可以媲美古登堡印刷术。Berners-Lee 一手把只有精英们掌握的通讯系统变成了大众媒体。」

没过多久,另一位朋友洪波发表的《内容想要的是免费》,文章也提到:「历史上所有的批量复制技术,都是为了降低复制成本和发行成本。在羊皮卷和竹简上手工誊抄,成本高到几乎不具有传播性;活字印刷的革命性体现在,一名普通的德国修士可以轻易地打破罗马教廷对《圣经》解释权的垄断,把他的《九十五条论纲》向世界传播,进而引发宗教改革。上世纪八十年代,王选主持研制的汉字激光照排系统,让铅字车间、排字工走进了历史。数字时代和网络时代,内容的复制成本和发行成本双双趋近于零,有一天纸可能都会走进历史。」

历史上《圣经》和「古登堡印刷术」之间的关系,就是未来在互联网事工上的关系。记得汪劲传道曾经跟我说过,上帝会用你最能明白的方式向你显现,我相信这就是上帝要让我看到的异象。

也许我们未来可以用 AI 来解读圣经,甚至可能通过区块链技术,来做些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的事情……

上帝要兴起互联网事工

往年这个时候我会写写个人的年度总结,2017 年对我来说更像是我的间隔年(The Gap Year),先让时间回溯到一年前吧,2016 年底我第三次踏足美国,为了参加 CES 2017,因为我所做的智能玩具领域就属于消费类电子产品。

此次行程是乘坐 CA987 从北京飞洛杉矶,全程一万公里飞了约 12 个小时,到了洛杉矶机场接近中午,去 Alamo 租车公司取车后,开车前往预订在奇诺岗的酒店。

很多人知道奇诺岗的华人不少,这次住这附近主要也是为了见一个近 5 年未见的老同事杨宝义,其实早在一年前的 CES 2016 就约了要见面,他因为父亲去世临时回国而没能在美国见面。

时隔一年终于如期见了面,他非常热情要款待我们,请我们去吃龙虾,于是我们在餐厅等待美味的龙虾递上餐桌,此时他说了句:来我们做个「谢饭祷告」,隐约记起他是个基督徒。

具体祷告内容略过,因为只记得最后一个词「阿门」,其实很多年前就知道他是基督徒,但他却也未向我传过福音,而这次来其实有了预备。

一、我们在纽约见过一位朋友,他跟我们讲过五月花号的故事;

二、我爱人杨华在北大学过西方文学,她更能理解基督文化和美国文化的关系;

三、回去后我跟杨华说,其实在他传福音之前,我有想过信基督教,这对于我这这个家乡有祠堂、家里有族谱的潮汕人来说简直没法想象,因此可以说我们在预备好了之后,便听到了福音。

回国后不久我们开始参加礼拜、做决志祷告,并且一家四口:我和爱人,以及 8 岁的女儿林东东,4 岁的儿子林北北,复活节那天在锡安教会受洗成为基督家庭。

而后开始学习圣经,对于这本由 39 本旧约 + 27 新约 = 66 本经书合订而成的圣经,在传统书本上阅读体验因为字号太小而感觉很累,所以希望通过手机学习。

在美国有个叫 Life Church 的教会出品了一款叫 Bible 的 APP 有上亿的用户,有上千个译本和数百种语言真叫人震撼,但是由于「你懂的」原因,在国内使用体验非常糟糕。

为了更好的学习和分享,于是我做了一个「在线圣经网站http://bible.lxl.cn)」,还开发了一款叫「圣经闪卡 – Holy Bible Flash Cardshttps://itunes.apple.com/app/id1273765400)」的 APP,因为我相信上帝要兴起互联网事工。

在雨崩村经历神瀑的故事

  10月5日早上7:00起床,天还不是很亮,雨崩村感觉有些潮湿,稍有一丝凉意。整装、洗漱一番后,拿出相机拍上几张雪山、日出的照片,雪山上的云偶尔散开、偶尔聚集。

  早餐,我没吃早餐的习惯,吃早餐反而会影响我的正常状态。等他们几个吃完早餐,一起出发前往神瀑。有了昨天从西当温泉进来雨崩村的经验,加上我的腿伤依然没有好转,所以不管这段路况好坏也得选择骑马了,其实不是马是骡。

Lin's Moblog

  从上雨崩走到下雨崩,没有登山杖真够难受,找了支竹子勉强的走了下去。这短短的一段路,以往走起来真是小菜一碟,不足挂齿,而这次却如此艰难,不管是缺钙或是其他方面问题,不可忽视,因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在下雨崩的马场,我选择骑马往返205元,按照他们这儿的惯例,抽签。我抽到这匹骡子和主人都不错,骡子的主人讲着不太流利的普通话,我们一直聊着天又经过了一个原始森林。有些树大得需要好几个人抱,因为在马上所以没有实测具体人数,总之不是千年就是百年大树。

  与西当温泉到雨崩村那个路段不同的是,这里有水流的声音,那是河流,也是来自神女峰的瀑布的水流。相对于路况而言,这段路更好走,也更短一些。

  经过一个哑口,下来休息一会。哑口小店的老板说他们那能住宿,往那边一指,原来搭了一个很大的帐篷,感觉可以住下7、8个人。上午的森林、山沟确实有些凉,我们几批上山在哑口休息的人围在一起烤火暖和一下身子,骡子的主人在喝包谷酒,骡子也在吃包谷(玉米),很有意思,不是青稞就是包谷。

  到达神瀑骑马终点,再往上走就需要靠自己徒步爬上去了。腿虽然很疼,但我还是忍着一拐一拐的向上爬,在半山找到了一棵树枝,也不管它是拐杖还是专业登山仗,能助我顺利到达神瀑更重要。

  我这一拐一拐的竟然超越了很多人,并且前方迎来了不少已经“转经”完毕下山的藏民们,也有一些游客,不断的给我打气,说前面快到了,加油,还有说“扎西德勒”,藏语意为吉祥如意。

  到达神瀑的时候,竟碰见昨天牵马带我们进山的女孩,原来藏民们很多都是今天来转经,她告诉我了要顺时针转,只要转三圈就可以了。

  在上面已经有很多人了,有在转经的,有在晾衣服的,有在拍照的。我上去后先是拍了几张瀑布的全景照,紧跟着出现在我眼前的是迷人的彩虹,虽然不是很大,但就在眼前,我拿起相机把彩虹拍了下来。

Lin's Moblog

  我放下相机、手机这两件怕水的物件,带着信仰,怀着虔诚的心态往转经的瀑布下方走去,我在向前走,瀑布泼在我的身上,转第一圈的时候感觉好凉,但是眼前看到的一切激动得让我勇往直前,猜那是什么?天桥?对,天上的桥,长的像拱桥的彩虹就在我的眼前,我每走一步,彩虹也跟着我在前方。转完一圈,也有其他人参与进来,我向在瀑布外面的人挥手打招呼。我继续转第二圈,此时我已经不觉得凉了,瀑布比上一次更大,把我的衣服、裤子全部淋湿,还有我的皮鞋也变成水鞋了。彩虹是那么动人的在前方,我继续转完了第三圈,并且喝了两口瀑布飘下来的冰水,走出了瀑布区,有人说这叫功德圆满。

  神瀑是神女瀑布,神女峰瀑布的简称,之所以神奇,是因为神瀑预示着你的过去和未来,藏民们相信,在神瀑转经的作用,就像基督教徒向牧师祈求主原谅自己的错误一样,能被赦免过去的犯下的过错,让灵魂得到重生。

  当我们下山后,在一起交流的时候,有一个也去转过经的人说,她当时有想哭的冲动,我当时听到心里一振,我在转经的时候虽然没想到哭,可是当我转完经走出来的时候,确实也有哭的冲动,说不出来是哪种感觉,可能是被自己的虔诚所感动。

  拿好背包,坐上骑往西当温泉的骡子,这次好累好累,因为前一天的状态还没恢复过来,今天已经连续骑了两趟,加上没有什么经验,骑的屁股都疼,到西当温泉后,约好的6个人包了一面包车550元前往香格里拉。

  后来因为一些客观原因,有2个人在飞来寺下车了,我们4个也决定不坐这辆面包车去香格里拉了,只到德钦县城,结果这司机很不高兴,短短的距离要价250元,我们当然不干了,讨价还价半天最后给了他200元了事。

  到了德钦县城,我们打电话给熟悉并且为人厚道的尼玛司机,本来从德钦包车到香格里拉要500元左右,最后他同意400元送我们到香格里拉,晚上10点出发,在路上还请我们喝矿泉水。

  尼玛司机是个藏族人,尼玛藏语的意思是太阳。很热心,也很实在,一路上给我们讲了很多典故,其中和这个主题一致的神瀑的故事,他亲身就经历过一回。

  数年前,他和亲戚一起去神瀑转经,他岳母家的一些人去转经的时候还会念经,瀑布的水很大。而当尼玛他们几个人去转经的时候,突然来了一阵风,瀑布的水随着山贴边而下,不再泼往人的向上,水流也变小,他们意识到有事情要发生了。一周后,他的一个亲戚开始生病,在德钦检查不出来,到迪庆检查后发现是胃癌晚期,三个月后就去世了。他告诉我们,只要去转经的某个人有问题,神瀑就会贴边流而不飘出来,那将意味着有人即将难逃一劫。反之,如果神瀑泼到这个人身上,这个人将会很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