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S开发档案解密:文件系统和同步技术

  随着 DWS
应用程序开发框架及个人门户应用实例的发布,我们将逐步解密部分 DWS
开发档案,与大家分享一下 DWS 开发过程中的乐趣和酸甜苦辣。

关于 DWS 文件系统 2005/6/25 4:28 AM
  关于 DWS 应该自带文件系统的想法,除了因为 DWS 定义为 WebOS
外,更主要的是因为 DWS
有相当多的内部数据存诸和管理需求,诸如配置信息、插件资源、模版文件、用户数据等内容管理项,更有诸如邮件内容、索引信息、图片、音乐等文件。

  采用自定义数据结构,是一种方式,但为了兼容更多存诸需求以及实现可将数据虚拟成驱动器,支持直接通过资源管理器与操作系统直接用拖拉、拷贝、粘贴等操作,则文件系统将会很有优势。既能保证内部数据安全,又能达到将数据与外部程序共享。

  不过话说回来,此事安排给一位同事去研究后发现,难度也还不小,而在考虑是否采用数据库存诸,这又回头了前面的问题了。

  看来这个问题还需要再重新思考一遍,并做最后决定,我那拿《BeOS
文件系统设计》的书应该是时候发挥作用了。

Sync 是个杀手锏 2005/6/25 5:10 AM
  多年之前,就一直对同步技术非常痴迷,那是什么呢?对,是最早的电子公告板
BBS ,通过调制解调器拨号后将数据同步到本地 PC
机上,然后用阅读软件慢慢浏览,离线回贴,完了再重新拨号,将本机最新的回贴发布出去,并又下载回来了最新的贴子。

  这,就是我最早接触的同步技术。后来随着 Internet 的发展,传统的
BBS 逐渐消失,该技术在 newsgroups 上很流行,和传统 BBS
风格很相似,并且订阅功能很容易操作。不过这只是同步技术的一种方式。

  有一家做同步技术的公司,多次被收购,市值从2亿美元到后来18亿美元,真是把我羡慕的…,那家公司叫做
StarFish ,是原 Borland 的一位创始人开的公司,产品名叫 TrueSync
,后来被 Motorola 收购,再后来被一家叫 Pumatech
的公司收购。价值只是一方面,通过他主力并且延伸出来的标准 SyncML
目前被所有主流的移动设备厂商所支持。
  SyncML
技术主要用于各种终端间的通讯录(联系人)、日程表(待办事宜)之间的同步,无论用的是
Nokia、Motorola、Sony、Microsoft…,他们都支持,可以想象你用
Outlook 里面的通讯录导入或导出到任何设备的好处与便利。
  讲回同步在 DWS 的应用,几乎所有的应用都可能和 Sync
关联:书签,可以导入导出,这也就是同步的过程;相册,需要发布存诸,这也是同步;博客,共享到外部空间,也是同步技术;个户导航,网址大全的内容从
Web Services 提供最新数据供同步回来;更不用说 RSS
新闻聚合更是为了同步了。为了吸引别的网站或软件客户,需要将他们保存在那里的数据同步到
DWS 上,这些可以做的事情太多太多,这个模块的开发工作量将也会是 DWS
的一块重头戏。

Web 3.0代表作品:DWS、NuWeb、Parakey

  随着 WebOS 及 Web
3.0 这个话题的延伸,Web N.0 已经不仅是一个网站(Web
Site),还是一个软件(Software)的延伸,甚至到了操作系统(Operating
System)这个级别。

  完全基于浏览器,但不支持离线的 WebOS
看起来将不太能说服人,或者将被放在 Web 2.0
领域更合适一些,具备软件特性的 WebOS 将被列入 Web 3.0
的范畴。
  到底什么样算 WebOS 或 Web 3.0
呢?这不完全是由某个人定义,而是被大家的讨论慢慢划分出来的。
  大概在2005年有一篇文章在讨论 WebOS 和 Web 3.0,有人说 Google
正在做 WebOS,他的做法是完全基于 Web 但通过 Desktop Search
落地,也有传言说是使用某个 Linux 操作系统定制而来。
  无论如何,称为 OS 至少需要具备一些特性,最基本的比如是
IO、文件系统、网络通讯等,这个在网上搜索一下操作系统的概念大家就明白了。因此
OS 至少应该可以利用本地资源进行运算和操作。而完全与本地无关的 Web
应用则不可能被定义为 WebOS 至多是一种伪操作系统。
  还有两三种富应用可能也在伪操作系统行列,那就是 Flash、Java
Applet、ActiveX
等,如果能把桥梁做好,其实也相当不错,但是这三者的安全性都是大家最为担忧的问题。

  此外,个人还比较看好 Firefox 的 XUL
和 Microsoft 的 WPF 采用 XAML
这种新型应用,他们将会慢慢改变这个格局。而在这两者真正决定谁胜谁负之前,DWS、NuWeb
和 Parakey 则是当前之选。

 

  DWS – Desktop Web System
是由本人带队研发的软件作品,目前已经推出了个人门户、智能相册、新闻阅读三个核心应用,欢迎到
http://www.p.cn 下载试用。

 

  NuWeb – Net’s User Web
由台湾中正大学的吴升老师及其新典团队(原 Openfind)开发的软件作品
http://www.nuweb.cc 目前还没正式推出。

 

  Parakey – Firefox 的创始人 Blake Ross 正在研发的项目
http://www.parakey.com 目前还没正式推出。

Web 3.0:瞎炒作还是新时代的种子

  WEB
3.0是什么?有什么价值?在革谁的命?这些问题很难回答,答案五花八门的。WEB
3.0现在太小了,就像地里刚长出来的小苗,谁知道它是杂草还是树苗。但决不可以掉以轻心,也许它没多久就会展现出杂草本性而被拔掉了,但也不排除成为下一代互联网趋势的可能。

  2005年的圣诞节对于微软来说有一些不一样,比尔·盖茨在其高管会上,讲述了下一步的互联网战略。这战略主要围绕一个新的概念展开——WEB
3.0。不过在引领潮流方面,这一次微软似乎并没有走在前面。因为就在当月月初——2005年12月2日下午1:30分,公用信息平台服务商红门资讯召开发布会提出了WEB
3.0概念。“WEB 2.0的概念是国外先提出来的,但是WEB
3.0在国内外差不多是同步了。”做互联网导航服务的二六五网络CTO林兴陆说。

  在很多人对WEB 2.0还搞不清楚的时候,WEB
3.0又出现了。迄今为止,用百度搜索WEB
3.0,能找到76100个相关网页,而用GOOGLE搜索,则能找到1210000个。有意思的是,虽然这个概念引起了如此广泛的关注,但对于WEB
3.0究竟是什么,现在却还处于众说纷纭状态。但同时,我们也从中看到了大家对此的浓厚兴趣。

  “WEB
3.0可能是一种更有效的商业模式来承载赢利模式……”有人在博客上这样写道。这种说法让一些人嗤之以鼻。“2005年,WEB
2.0的总盘子才1.65亿。”易观国际资深分析师黄涌涛说。
  “现在WEB
2.0遇到了一些问题,很多人解决不了,就希望有个更大的概念能转移视线,于是WEB
3.0的概念就产生了。”也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这样对记者说。
  当然,持肯定态度的人也不少。“互联网的方向是从网际互联向网上互动前进的。只要符合这一趋势的技术,都大有前途,更不要说WEB技术这样的核心动力了。”信索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李煜说:“WEB
3.0现在是一颗种子,怎么能说种子是不合理的?”
  WEB
3.0到底是什么?也许概念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能给广大的网民带来什么,它能给广大陷入盈利困境的互联网企业带来什么。

什么是WEB 3.0
  WEB 3.0究竟是什么?人工智能的新方式?WEB
OS?一百个人似乎有一百种说法。
  “WEB
3.0的网络环境中建造的系统能够对于像‘我正在寻找暖和的度假场地,预算是3000美元,另加一个11岁的孩子’的简单提问得出合理和完整的回复,甚至于会给出最优度假方案。”这是纽约时报记者JOHN
MARKOFF的一篇报道中对于WEB
3.0的描述:“计算机可以独立思考而不是单纯地执行命令。比如,个性化的金融投资组合;智能系统为家庭勾勒退休养老规划;为高中毕业生提供教育咨询像选择最适合的大学。这些项目努力的目标就是充分利用日益强大的计算机创造WEB
3.0。”
  而红门资讯则把WEB
3.0的定义概括为以下3方面:首先,网站内的信息可以直接和其他网站相关信息进行交互,能通过第三方信息平台同时对多家网站的信息进行整合使用;其次,用户在互联网上拥有自己的数据,并能在不同网站上使用;另外,完全基于WEB,用浏览器即可以实现复杂的系统程序才具有的功能.

  还有人认为,WEB 3.0等同于网络操作系统WEB
OS:“这是一种基于浏览器的虚拟的操作系统,用户通过浏览器可以在这个WEB
OS上进行应用程序的操作,而这个应用程序是网络的应用程序。”
  二六五网络CTO林兴陆也有坚定的看法:“WEB 3.0
有3个特点:第一,WEB 3.0 的 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
是全球范围的,也就是 XML WEB SERVICES;第二,WEB 3.0 的速度达到
10G,所有的应用都不用担心速度; 第三,WEB 3.0
是一个技术框架或操作系统。”
  林林总总,不一而足。不过最好理解的形容也许是李煜的描述:“互联网的发展是从网际互联到网上互动。WEB
3.0就是在WEB 2.0的基础上对于网上互动的进一步引伸。”
  这些描述有共同的地方,但更多的是区别。对于同一个名词有这么多的解释,这看起来有点糟糕。不过对此很多人态度乐观:“即使开始的时候各人出发点不同,对WEB
3.0做的概念也不同,但未来概念会合并。”

众说纷纭的几个焦点
  WEB 3.0究竟是不是概念炒作?一些人认为,现在WEB
2.0遇到了一些问题,很多人解决不了,就希望有个更大的概念能转移掉视线,于是WEB
3.0的概念就产生了。但又有人产生疑问:如果是这样,炒作的动机是什么?

  在WEB
3.0面前,中庸之道似乎有点行不通,大家的观点总是壁垒分明的分成两个流派。虽然,对于这个概念更多的人不以为然。阿里巴巴总裁马云曾经对众多企业老总说:“WEB
3.0是什么东西?对大家有帮助的东西才是好的,管他是几点零。”
  在IT领域,理论似乎总是先行于应用。“东西都是没出来前就要策划好的。做WEB
1.0 的时候要想未来WEB 2.0 应该如何,做WEB 2.0
的时候,更前卫的人应该在设计WEB 3.0或者5.0。”林兴陆说。
  在这些设计者勾画的乌托邦里,WEB
3.0会有哪些革命性的变化?对于让WEB 2.0一直头痛不已的盈利问题,WEB
3.0能解决吗?

是不是概念炒作?
  奇客(GEEK:自由思想和离经叛道的计算机嬉皮士)ROSS
MAYFIELD说:世上没有WEB 3.0这回事。如果说WEB
2.0是网络泡沫的代名词的话,那么WEB
3.0将是一场营销炒作的灾难。
  黄涌涛:我基本认可炒作的说法。我相信WEB
2.0代表了互联网发展的趋势,但是WEB
2.0现在遇到了一些问题,很多创业者为了让自己的项目受到投资商的吸引,会加上一些标签,WEB
3.0应该算是其中一个。
  大部分中国网民知道新浪,有多少人知道豆瓣呢?北京中老年人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豆瓣?

  大家都知道标签的重要性,但是有多少网民会使用标签?有几个人写博客的时候使用标签?WEB
2.0还没完全融入网民的使用习惯,更不要说普通老百姓的生活。
  李煜:我完全不认可炒作的说法。动机是什么?WEB技术是专业领域内的专业问题,炒作它干嘛?如果希望引起一些人的注意,那么引起注意之后呢?这个话题牵扯到了另一个问题:WEB
3.0是企业行为,还是产业行为?如果提出WEB
3.0概念的是制定上流产业标准的企业,推出这个概念也许另有目的,如果是学院派,则可能只是对行业未来发展做了一个前瞻性分析。

  林兴陆:我也不同意炒作的说法。现在似乎有无数的人和企业在同时发表对WEB
3.0五花八门的见解和定义。除了微软和红门外,也有人支持GOOGLE和雅虎,认为他们才是最先提出这个概念的人。但也许这些说法都不见得对,我们公司从去年中旬就开始研究基于WEB
3.0的应用了。你认为自己很聪明,全球和你一样的聪明人有2万个。你想到了
WEB 3.0,自然还有2万人也想到了 WEB 3.0。

要革谁的命?
  黄涌涛:、从WEB 1.0到WEB
2.0的变化是一个体系,在三个基本维度上实现了革命性的创新。第一是人的变化,互联网是互动性的,但是以前人和人的交流少,现在交流拓宽了,你可以上我的博客留言,可以通过SNS建立网络关系。第二是终端变化,原来是C/S(服务器/客户端)的架构,未来的方向是分布式计算,每一台计算机不仅仅是接受信息的终端,也是信息发布的终端。第三是内容,WEB
1.0时代是只读的互联网,现在正逐步变的可写,而且更重视大众的意见。但是从WEB
2.0 到WEB 3.0会有什么变化?我从这三个维度上都没看出来。
  李煜:WEB 3.0和WEB
2.0的区别很明显,WEB技术的出现绝对是符合大趋势的。网际互联让大家都有机会接触到海量信息,突破了很多物理的限制,让人的智慧可以网际互动起来。我们看到的世界其实是被媒体所控制的。互动形成之后,大众把话语权拿到了手里。比如博客是一个自媒体,任何一个消费者都可以自己订话题,有什么意见当时就可以互动起来。我觉得WEB
3.0未来有可能变成单点对多点的互动模式,WEB
2.0使博客主和博客之间的互动变得简单,但还是没做到让人和人之间对等的沟通变得更加顺畅。而且WEB
3.0可能在智能链接上做更多的创新。

能突破盈利瓶颈吗?
  黄涌涛:正是因为WEB 2.0不挣钱,对于WEB
3.0投资者才更应该小心。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易观国际做了大量的搜索研究,目前搜索市场的格局还是稳定在通用搜索为主,为WEB
2.0的垂直搜索为辅的基础上。很多VC投资垂直搜索的时候很犹豫,感觉钱不一定能收回来。很多基于搜索的创新都非常好,但是最终决定的是用户,如果用户不接受,那么盈利永远是一个问题。

  李煜:盈利的问题不重要。在中国,整个互联网领域严格意义上来讲,盈利也是从2000年才开始的。一开始大家都做内容和免费服务,邮箱、论坛都免费,解决不了怎么收钱和怎么挣钱的问题,后来通过短信解决了。又出现了一些赚钱的产品,比如网络游戏。但是最初大家还以为要全靠电子商务。技术工程师们虽然没有经济头脑,但是普及之后总会有赚钱方法的。现在,博客是很典型的WEB
2.0的技术应用,但没有商业化,所以大家认为它不成功。但这两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

一个不满周岁的孩子
  采访的时候发生了蛮有意思的状况。我刚提出WEB
3.0,就有人遏制不住内心的好奇:“现在媒体又在炒作概念啦?你们打算制造WEB
3.0?”这样的人不止一个,令人不免内心凄苦:提出概念的不是你们这些企业吗,怎么变成了媒体?

  不过这个反应意味着两件事:首先,大家都知道WEB
3.0;其次,很多人认为这个概念是瞎掰,因为WEB 2.0还没做好呢。
  后者很影响了一下我的调查热情:若真是瞎掰我岂不是白费功夫?所幸支持这一概念的人也不少。而且信索经理李煜的一个描述坚定了我的信心。“没错!WEB
2.0的确没做好呢,但是,如果我们看到一个不满周岁的孩子爬得不好就得出结论,说他以后走路很难看,也挣不到钱,这似乎没什么因果关系。爱迪生小时候笨乎乎的,但长大之后他是爱迪生。”现在对于WEB
3.0的确众说纷纭,谁也不知道它未来会怎么样,但它已经成为一个现象。也许未来会成为趋势,也许很长一段时间内毫无起色,但我想,我们有责任记录下这个现象,和争论的过程。

作者:王泽蕴

文章引用自:http://news.ciw.com.cn/deepstory/2006120414300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