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全球最大的分布式数据库

早在区块链以先,其实 DNS 才是世界上最大的分布式数据库,全球共有13有根节点。每个节点其实是一组服务器集群,并且在异地还有镜像服务器,记得在 CNNIC 的机房就有澳大利亚的镜像,在国内的镜像十几年前每天就有多达5亿的根域请求,这个访问量其实是非常巨大。各个电信机构和接入服务商也有自己的 DNS 解析服务器,包括公共的还有比如 Google 的 8.8.8.8,这个数量和接入商规模相当。域名持有者指定某些解析服务器,包括企业自建或者第三方如 DNSPod,全球域名总数多达数亿,排除采用第三方解析服务器,数十万或者百万级都是有可能的。每个公司或者家庭的路由器,都有 DNS 缓存服务功能。每一台电脑或者手机,也依然有 DNS 缓存,本地 hosts 配置文件除外。

BCF:链和币到底能不能分开?

在社区上有很多人在讨论 Blockchain 和 Token 到底能不能分开,其中我摘选了几段具有代表性的讨论,来自朱红兵、史兴国和李伟军。

朱红兵:“没有 Token 的区块链,是一堆分布式的数据库。如果区块链没有了 Token,没有这种激励机制,那它就是一堆分布式的数据。如果 Token 没有区块链这种模式,它就相当于移动的积分。”

史兴国:“认为没有币就做不了公链,这是从数字币的角度看问题。跳出这个思维,你会发现币是依附链而存在,而不是反过来。激励机制和经济模型可以有很多方式,币只是其中一种。”

我个人对区块链挖矿带不带代币的激励问题是这么看的,其实 Gas 可以给也应该给,但挖矿给 UTXO 奖励可以说不,比如2100万个 BTC 已经被提前分配,然后大家再通过交易产生流通,而且竞争不需要太激烈。

公链提前分配相当于基金会有一笔预算最终是要支付给矿工的,就像云计算的预算一样。此前李伟军就提出过,现在为了挖到 BitCoin 区块链奖励的12.5个比特币,假设耗费电力为2500美金一枚,相当于12.5*2500=31,250美金,那么能不能花大约3万美元直接购买一个原始区块,而电力不需要浪费?

也就是说直接把2100万枚比特币的奖励预算拿出来成立一个基金,然后大家供应的 Gas 就来自这个基金。只有交易费没有新币奖励,竞争的矿机会减少。

也许我这个假设有漏洞或问题,或者说初始成本过高,那么如果采用期权模式呢?可以分配期权,但是兑现的时候逐步进行,根据市场行情有一定的波动和变化。

总之核心目的在于,减少初始分配的2100万个比特币的能耗浪费,正常待2100万个比特币已经被挖光的情况下,只有交易费而没有新币出现。我相信依然会有人在运营社区和矿机,但只能挣手续费,以及减少资源浪费,也就是说明明一万台矿机就够保证安全,现在偏偏百万台矿机在浪费。

另外不是因为电费必须高币价才值钱,早期有很多人一个区块50或25的时候在挖,当减少到12.5觉得不值得的时候就退出了,其实算力竞争自然会降低成本消耗。

理解区块链中工作量证明的投票含义

有朋友對比特幣中的「工作量證明」即用算力來「投票」這件事不是很理解,我說出發點是用算力代替和規避 IP 這種可能容易被壟斷的資源,本身是一種權利和速度的戰爭,並不是給大家每人一票的投票權。

挖礦過程像賽跑,不是說你每一次都你能跑第一名,賽跑也許還有 1、2、3 名,挖礦相當于一場精子大戰,通常只有第一名能成功了。偶然有雙胞胎的情況發生,這個時候就會出現分叉啦,然後要通過「6 個後代」來證明誰是「主鏈」。

1、正常情況下,億萬精子往里衝,想進入卵子,通常只有一個能成功;

2、若出現雙胞胎等異常情況,此時兩條鏈並行發展一段時間;

3、等到某個鏈條最快產生了第 6 代子孫,也就是第6個區塊後,誰就成為主鏈;

半金融应用的核心

实现半金融重资产等非数字化的智能合约其实更依赖外部的「价格发布器」。特定机构在这里显得尤其重要,类似央行维护人民币市场中间价以及国际外汇市场行情,制定各种外币与人民币之间的买卖价格。其实可以采用类似比特币时间戳服务器的中位数概念来解决这种投票问题。否则像腾讯体系内经常发生的「网络抖动」和 Google 外汇美元对人民币的汇率出错那样的非有意作恶问题将很可怕。

比特币的电力问题

现阶段属于自由掘金时代,只要有本钱买矿机、建矿厂就可以挖矿,而不需要像现实社会中开采金矿控制权在各个国家手里,于是就有不同的群体在剥夺资源显然就是浪费,也就是说比特币记账本身连一万台计算机都不需要,但是现在可能有超过一百万台矿机在竞争,等额定的2100千万个比特币分配得差不多了,就不会再有为了挖矿而投入的物业、电费等成本,那时候才会进入正常的稳定状态。

区块链之状态转换系统

在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区块链技术应用中,最核心的部分和共性也就是状态转换系统(State Transition System)被用来实现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

在比特币账本中,系统包括所有现存的比特币所有权状态和状态转换函数。状态是指是所有已经被挖出的、没有花费(UTXO:unspent transaction outputs)的比特币的集合。状态转换函数以当前状态和交易为输入,并输出新的状态。

以下是一段有关标准「银行系统」资产负债表状态转换功能的一个最小化实现:

「从 A 中减去 $X 单位并把 $X 单位加到 B 上,前提条件是 (1) A 在交易之前有至少 $X 单位以及 (2) 交易被 A 批准」。

在以太坊的 Token 系统实现中,只需要增加一些额外的代码,如初始化、所分发货币的单位,让其它合约来查询一个地址的余额等函数即可实现类似比特币的发行,当然你需要维护一个以太坊账户并且保持一定的费用就像租用云主机一样来支撑日常运营。

区块链为什么?


(区块链为什么,相关 PPT 下载:https://pan.baidu.com/s/1dFYFzbF

最近整个互联网圈都沸腾了,每年都是某个事物的「元年」,从「互联网+」开始不断与时俱进的变化,2016 年的主题换成「AR+」、2017 年的主题换成「AI+」,而今年的主题换成「区块链+」,到底区块链的技术创新在哪里?

技术驱动整个互联网的发展这是事实,每一家科技领域的巨头背后都有强大的技术驱动的元素在里面,在美国有 Amazon、Apple、Google、Facebook 等,在中国有阿里巴巴、百度、腾讯、小米等。

作为技术背景出身的人,看待问题很容易陷入某种误区,比如某些新产物的出现,在技术上似乎没有一样是新的,但是当科技和人文有效的结合而造出 iPhone 那么革命性的产品的时候,你只能直呼 Amazing!

先拿 2005 年《时代》杂志的封面人物「你」来举例说明 Web 1.0 和 Web 2.0 的差异。在 Web 2.0 概念盛行的那些日子,从技术角度来评判博客系统的话,他只是一套再普通不过的内容管理系统,可以说和我 2000 年为 DoNews 写的发布系统没有本质的差异。

也和我 1997 年在瀛海威当网管时,随便从网上下载一份用 Perl 写的留言板 CGI 差不多,甚至比某些论坛代码还要简单得多,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毫无创新可言嘛!

有一次雷军来 265 在南池子的办公室找蔡文胜喝茶时,我们就聊到了 Web 2.0 的话题,我把我的疑惑说了出来,雷军跟我说:「小林啊,你要改变一下思维方式」。

从技术的角度也许差异不明显,但是大家早期看新闻资讯只能上纯中心化的三大门户,而后来大家却可以在 DoNews 的专栏或博客上自己创造内容,本质上是一种去中心化的思维。

个人可以在网上下载一套 WordPress 博客系统部署在某个租来的主机上,跟泡论坛发贴会有「站长」和「版主」等不同层级有着本质区别,有种「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感觉,我当时做过一个 P.cn 个人门户软件的项目也基于这种思想。

第一个例子回顾完毕,可是这跟区块链有什么关系呢?还真是有,那就是思维创新,也可类比商业模式的创新。从中心化到去中心化,当然我个人更喜欢叫分布式。而区块链的前身,也就是比特币在我的视线出现的时候,我又一次陷入了旧的思维模式里。

早期在网上看过「比特币」的概念,反应和从 DoNews 统计看到 hao123 不过是一堆网址的集合而已差不多。再次听到这个关键词,是在车库咖啡,大家可能知道币围大佬的李笑莱、赵东和郭宏才(二宝)其实早期都是泡在车库咖啡里的小伙伴。有一次好几个人来问我说:「小林,你怎么看待比特币?」我说从网络协议的角度看,你可以做比特币,我也可以做个 XX 币啊。

接着我们拿 2016 年的《经济学人》杂志的封面文章「信任机器」,其实区块链依然是由技术驱动的思维创新的一个典型,从密码学、分布式、数据库等核心理念上,没有一项是新技术,但却可以说这是一种发明,巧妙的设计真的可以很聪明的通过技术和机器来解决了很多问题。

开始比特币等于区块链,区块链等于比特币,而如今大家把比特币里面的核心技术提取了出来,也就是大家关心的「区块链」技术,简单的类比我们过去理解为数据库和存储过程,今天理解为区块链和智能合约。

互联网事工为什么?

记得朋友圈有人说过,在很多传统领域,互联网技术的应用还非常浅层。这也是为什么前几年,当有国家领导人提出「互联网+」的时候,这个事实在中国已经发展了近20年的技术,似乎才刚刚让群众们接受。

我不能同意更多的在那条消息后面点过赞,很遗憾微信的搜索功能很难找回那条记录,不过没关系我隐约的还能记得时间发生在2017年4月份的复活节前后。

因为那时候我刚受洗信成为基督徒,发现宗教信仰领域在互联网技术的应用上很落后,甚至可能还不如电台时代、电视时代的影响力。

我了解到除了美国 Life Church 提供的圣经应用和为教会开发的免费工具,以及澳大利亚 Pushpay 这家上市公司,为教会做在线奉献和帮教会制作 App,有较多的技术投入和应用之外,在其他方面可以说未有什么建树。

当我正在感叹,甚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时候,作为一名从瀛海威时期开始,有着20年互联网经验的从业者,我在思考我能为教会做些什么。有趣的事情即将发生,我在极短的时间内,三次得到了《圣经》和「古登堡印刷术」这两者关系的启示。

首次是远在美国的老同事杨宝义,在微信上拉群给我介绍了正在北京国际教会 IMS 中文堂的工商团契服侍的 Gene 弟兄,说他也正寻找有主内背景的开发团队,希望探讨一下在互联网事工方面有的可行性,具体的意向尚不是很明确,但在和 Gene 的交流过程中,首次提到了《圣经》和「古登堡印刷术」。

以此同时,我的爱人杨华女士正好在帮教会做公众号的改版,不久后她还加入了主内机构 yesHEis。我推荐她重新阅读朋友刘韧的著作《网络媒体教程》,书中提到:「和其他影响世界的发明不同,这项发明的确应该归功于一人……Berners-Lee 设计了 World Wide Web,然后就把它开放给世界。他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努力地保持 WWW 的开放性、非营利性和自由性……很难对 WWW 作出适当评价,它几乎可以媲美古登堡印刷术。Berners-Lee 一手把只有精英们掌握的通讯系统变成了大众媒体。」

没过多久,另一位朋友洪波发表的《内容想要的是免费》,文章也提到:「历史上所有的批量复制技术,都是为了降低复制成本和发行成本。在羊皮卷和竹简上手工誊抄,成本高到几乎不具有传播性;活字印刷的革命性体现在,一名普通的德国修士可以轻易地打破罗马教廷对《圣经》解释权的垄断,把他的《九十五条论纲》向世界传播,进而引发宗教改革。上世纪八十年代,王选主持研制的汉字激光照排系统,让铅字车间、排字工走进了历史。数字时代和网络时代,内容的复制成本和发行成本双双趋近于零,有一天纸可能都会走进历史。」

历史上《圣经》和「古登堡印刷术」之间的关系,就是未来在互联网事工上的关系。记得汪劲传道曾经跟我说过,上帝会用你最能明白的方式向你显现,我相信这就是上帝要让我看到的异象。

也许我们未来可以用 AI 来解读圣经,甚至可能通过区块链技术,来做些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的事情……

上帝要兴起互联网事工

往年这个时候我会写写个人的年度总结,2017 年对我来说更像是我的间隔年(The Gap Year),先让时间回溯到一年前吧,2016 年底我第三次踏足美国,为了参加 CES 2017,因为我所做的智能玩具领域就属于消费类电子产品。

此次行程是乘坐 CA987 从北京飞洛杉矶,全程一万公里飞了约 12 个小时,到了洛杉矶机场接近中午,去 Alamo 租车公司取车后,开车前往预订在奇诺岗的酒店。

很多人知道奇诺岗的华人不少,这次住这附近主要也是为了见一个近 5 年未见的老同事杨宝义,其实早在一年前的 CES 2016 就约了要见面,他因为父亲去世临时回国而没能在美国见面。

时隔一年终于如期见了面,他非常热情要款待我们,请我们去吃龙虾,于是我们在餐厅等待美味的龙虾递上餐桌,此时他说了句:来我们做个「谢饭祷告」,隐约记起他是个基督徒。

具体祷告内容略过,因为只记得最后一个词「阿门」,其实很多年前就知道他是基督徒,但他却也未向我传过福音,而这次来其实有了预备。

一、我们在纽约见过一位朋友,他跟我们讲过五月花号的故事;

二、我爱人杨华在北大学过西方文学,她更能理解基督文化和美国文化的关系;

三、回去后我跟杨华说,其实在他传福音之前,我有想过信基督教,这对于我这这个家乡有祠堂、家里有族谱的潮汕人来说简直没法想象,因此可以说我们在预备好了之后,便听到了福音。

回国后不久我们开始参加礼拜、做决志祷告,并且一家四口:我和爱人,以及 8 岁的女儿林东东,4 岁的儿子林北北,复活节那天在锡安教会受洗成为基督家庭。

而后开始学习圣经,对于这本由 39 本旧约 + 27 新约 = 66 本经书合订而成的圣经,在传统书本上阅读体验因为字号太小而感觉很累,所以希望通过手机学习。

在美国有个叫 Life Church 的教会出品了一款叫 Bible 的 APP 有上亿的用户,有上千个译本和数百种语言真叫人震撼,但是由于「你懂的」原因,在国内使用体验非常糟糕。

为了更好的学习和分享,于是我做了一个「在线圣经网站http://bible.lxl.cn)」,还开发了一款叫「圣经闪卡 – Holy Bible Flash Cardshttps://itunes.apple.com/app/id1273765400)」的 APP,因为我相信上帝要兴起互联网事工。

什麼是基督信仰?

  1. 基督信仰講是一位愛我們的造物主,祂是要怎樣帶領我們回到祂的家,來享受祂的愛;「回家」是指我們與上帝之間「關係」的恢復;
  2. 宗教是講到我們人要做些什麼,達到一種什麼樣的標準,以至於祂能接納我們;
  3. 事實上基督信仰講到祂已經接納了我們,祂怎樣愛我們,又為我們做了什麼;
  4. 原來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為了我們,釘在十字架上,犧牲了祂的生命,以至於我們的罪可以得到赦免;
  5. 所以接受耶穌基督作為生命的救主,就可以回家恢復與「上帝」的關係,享受到祂的愛之外,生命裡面會充滿平安和喜樂;過著有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