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事工为什么?

记得朋友圈有人说过,在很多传统领域,互联网技术的应用还非常浅层。这也是为什么前几年,当有国家领导人提出「互联网+」的时候,这个事实在中国已经发展了近20年的技术,似乎才刚刚让群众们接受。

我不能同意更多的在那条消息后面点过赞,很遗憾微信的搜索功能很难找回那条记录,不过没关系我隐约的还能记得时间发生在2017年4月份的复活节前后。

因为那时候我刚受洗信成为基督徒,发现宗教信仰领域在互联网技术的应用上很落后,甚至可能还不如电台时代、电视时代的影响力。

我了解到除了美国 Life Church 提供的圣经应用和为教会开发的免费工具,以及澳大利亚 Pushpay 这家上市公司,为教会做在线奉献和帮教会制作 App,有较多的技术投入和应用之外,在其他方面可以说未有什么建树。

当我正在感叹,甚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时候,作为一名从瀛海威时期开始,有着20年互联网经验的从业者,我在思考我能为教会做些什么。有趣的事情即将发生,我在极短的时间内,三次得到了《圣经》和「古登堡印刷术」这两者关系的启示。

首次是远在美国的老同事杨宝义,在微信上拉群给我介绍了正在北京国际教会 IMS 中文堂的工商团契服侍的 Gene 弟兄,说他也正寻找有主内背景的开发团队,希望探讨一下在互联网事工方面有的可行性,具体的意向尚不是很明确,但在和 Gene 的交流过程中,首次提到了《圣经》和「古登堡印刷术」。

以此同时,我的爱人杨华女士正好在帮教会做公众号的改版,不久后她还加入了主内机构 yesHEis。我推荐她重新阅读朋友刘韧的著作《网络媒体教程》,书中提到:「和其他影响世界的发明不同,这项发明的确应该归功于一人……Berners-Lee 设计了 World Wide Web,然后就把它开放给世界。他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努力地保持 WWW 的开放性、非营利性和自由性……很难对 WWW 作出适当评价,它几乎可以媲美古登堡印刷术。Berners-Lee 一手把只有精英们掌握的通讯系统变成了大众媒体。」

没过多久,另一位朋友洪波发表的《内容想要的是免费》,文章也提到:「历史上所有的批量复制技术,都是为了降低复制成本和发行成本。在羊皮卷和竹简上手工誊抄,成本高到几乎不具有传播性;活字印刷的革命性体现在,一名普通的德国修士可以轻易地打破罗马教廷对《圣经》解释权的垄断,把他的《九十五条论纲》向世界传播,进而引发宗教改革。上世纪八十年代,王选主持研制的汉字激光照排系统,让铅字车间、排字工走进了历史。数字时代和网络时代,内容的复制成本和发行成本双双趋近于零,有一天纸可能都会走进历史。」

历史上《圣经》和「古登堡印刷术」之间的关系,就是未来在互联网事工上的关系。记得汪劲传道曾经跟我说过,上帝会用你最能明白的方式向你显现,我相信这就是上帝要让我看到的异象。

也许我们未来可以用 AI 来解读圣经,甚至可能通过区块链技术,来做些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的事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