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8年01月

区块链为什么?


(区块链为什么,相关 PPT 下载:https://pan.baidu.com/s/1dFYFzbF

最近整个互联网圈都沸腾了,每年都是某个事物的「元年」,从「互联网+」开始不断与时俱进的变化,2016 年的主题换成「AR+」、2017 年的主题换成「AI+」,而今年的主题换成「区块链+」,到底区块链的技术创新在哪里?

技术驱动整个互联网的发展这是事实,每一家科技领域的巨头背后都有强大的技术驱动的元素在里面,在美国有 Amazon、Apple、Google、Facebook 等,在中国有阿里巴巴、百度、腾讯、小米等。

作为技术背景出身的人,看待问题很容易陷入某种误区,比如某些新产物的出现,在技术上似乎没有一样是新的,但是当科技和人文有效的结合而造出 iPhone 那么革命性的产品的时候,你只能直呼 Amazing!

先拿 2005 年《时代》杂志的封面人物「你」来举例说明 Web 1.0 和 Web 2.0 的差异。在 Web 2.0 概念盛行的那些日子,从技术角度来评判博客系统的话,他只是一套再普通不过的内容管理系统,可以说和我 2000 年为 DoNews 写的发布系统没有本质的差异。

也和我 1997 年在瀛海威当网管时,随便从网上下载一份用 Perl 写的留言板 CGI 差不多,甚至比某些论坛代码还要简单得多,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毫无创新可言嘛!

有一次雷军来 265 在南池子的办公室找蔡文胜喝茶时,我们就聊到了 Web 2.0 的话题,我把我的疑惑说了出来,雷军跟我说:「小林啊,你要改变一下思维方式」。

从技术的角度也许差异不明显,但是大家早期看新闻资讯只能上纯中心化的三大门户,而后来大家却可以在 DoNews 的专栏或博客上自己创造内容,本质上是一种去中心化的思维。

个人可以在网上下载一套 WordPress 博客系统部署在某个租来的主机上,跟泡论坛发贴会有「站长」和「版主」等不同层级有着本质区别,有种「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感觉,我当时做过一个 P.cn 个人门户软件的项目也基于这种思想。

第一个例子回顾完毕,可是这跟区块链有什么关系呢?还真是有,那就是思维创新,也可类比商业模式的创新。从中心化到去中心化,当然我个人更喜欢叫分布式。而区块链的前身,也就是比特币在我的视线出现的时候,我又一次陷入了旧的思维模式里。

早期在网上看过「比特币」的概念,反应和从 DoNews 统计看到 hao123 不过是一堆网址的集合而已差不多。再次听到这个关键词,是在车库咖啡,大家可能知道币围大佬的李笑莱、赵东和郭宏才(二宝)其实早期都是泡在车库咖啡里的小伙伴。有一次好几个人来问我说:「小林,你怎么看待比特币?」我说从网络协议的角度看,你可以做比特币,我也可以做个 XX 币啊。

接着我们拿 2016 年的《经济学人》杂志的封面文章「信任机器」,其实区块链依然是由技术驱动的思维创新的一个典型,从密码学、分布式、数据库等核心理念上,没有一项是新技术,但却可以说这是一种发明,巧妙的设计真的可以很聪明的通过技术和机器来解决了很多问题。

开始比特币等于区块链,区块链等于比特币,而如今大家把比特币里面的核心技术提取了出来,也就是大家关心的「区块链」技术,简单的类比我们过去理解为数据库和存储过程,今天理解为区块链和智能合约。

互联网事工为什么?

记得朋友圈有人说过,在很多传统领域,互联网技术的应用还非常浅层。这也是为什么前几年,当有国家领导人提出「互联网+」的时候,这个事实在中国已经发展了近20年的技术,似乎才刚刚让群众们接受。

我不能同意更多的在那条消息后面点过赞,很遗憾微信的搜索功能很难找回那条记录,不过没关系我隐约的还能记得时间发生在2017年4月份的复活节前后。

因为那时候我刚受洗信成为基督徒,发现宗教信仰领域在互联网技术的应用上很落后,甚至可能还不如电台时代、电视时代的影响力。

我了解到除了美国 Life Church 提供的圣经应用和为教会开发的免费工具,以及澳大利亚 Pushpay 这家上市公司,为教会做在线奉献和帮教会制作 App,有较多的技术投入和应用之外,在其他方面可以说未有什么建树。

当我正在感叹,甚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时候,作为一名从瀛海威时期开始,有着20年互联网经验的从业者,我在思考我能为教会做些什么。有趣的事情即将发生,我在极短的时间内,三次得到了《圣经》和「古登堡印刷术」这两者关系的启示。

首次是远在美国的老同事杨宝义,在微信上拉群给我介绍了正在北京国际教会 IMS 中文堂的工商团契服侍的 Gene 弟兄,说他也正寻找有主内背景的开发团队,希望探讨一下在互联网事工方面有的可行性,具体的意向尚不是很明确,但在和 Gene 的交流过程中,首次提到了《圣经》和「古登堡印刷术」。

以此同时,我的爱人杨华女士正好在帮教会做公众号的改版,不久后她还加入了主内机构 yesHEis。我推荐她重新阅读朋友刘韧的著作《网络媒体教程》,书中提到:「和其他影响世界的发明不同,这项发明的确应该归功于一人……Berners-Lee 设计了 World Wide Web,然后就把它开放给世界。他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努力地保持 WWW 的开放性、非营利性和自由性……很难对 WWW 作出适当评价,它几乎可以媲美古登堡印刷术。Berners-Lee 一手把只有精英们掌握的通讯系统变成了大众媒体。」

没过多久,另一位朋友洪波发表的《内容想要的是免费》,文章也提到:「历史上所有的批量复制技术,都是为了降低复制成本和发行成本。在羊皮卷和竹简上手工誊抄,成本高到几乎不具有传播性;活字印刷的革命性体现在,一名普通的德国修士可以轻易地打破罗马教廷对《圣经》解释权的垄断,把他的《九十五条论纲》向世界传播,进而引发宗教改革。上世纪八十年代,王选主持研制的汉字激光照排系统,让铅字车间、排字工走进了历史。数字时代和网络时代,内容的复制成本和发行成本双双趋近于零,有一天纸可能都会走进历史。」

历史上《圣经》和「古登堡印刷术」之间的关系,就是未来在互联网事工上的关系。记得汪劲传道曾经跟我说过,上帝会用你最能明白的方式向你显现,我相信这就是上帝要让我看到的异象。

也许我们未来可以用 AI 来解读圣经,甚至可能通过区块链技术,来做些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的事情……

上帝要兴起互联网事工

往年这个时候我会写写个人的年度总结,2017 年对我来说更像是我的间隔年(The Gap Year),先让时间回溯到一年前吧,2016 年底我第三次踏足美国,为了参加 CES 2017,因为我所做的智能玩具领域就属于消费类电子产品。

此次行程是乘坐 CA987 从北京飞洛杉矶,全程一万公里飞了约 12 个小时,到了洛杉矶机场接近中午,去 Alamo 租车公司取车后,开车前往预订在奇诺岗的酒店。

很多人知道奇诺岗的华人不少,这次住这附近主要也是为了见一个近 5 年未见的老同事杨宝义,其实早在一年前的 CES 2016 就约了要见面,他因为父亲去世临时回国而没能在美国见面。

时隔一年终于如期见了面,他非常热情要款待我们,请我们去吃龙虾,于是我们在餐厅等待美味的龙虾递上餐桌,此时他说了句:来我们做个「谢饭祷告」,隐约记起他是个基督徒。

具体祷告内容略过,因为只记得最后一个词「阿门」,其实很多年前就知道他是基督徒,但他却也未向我传过福音,而这次来其实有了预备。

一、我们在纽约见过一位朋友,他跟我们讲过五月花号的故事;

二、我爱人杨华在北大学过西方文学,她更能理解基督文化和美国文化的关系;

三、回去后我跟杨华说,其实在他传福音之前,我有想过信基督教,这对于我这这个家乡有祠堂、家里有族谱的潮汕人来说简直没法想象,因此可以说我们在预备好了之后,便听到了福音。

回国后不久我们开始参加礼拜、做决志祷告,并且一家四口:我和爱人,以及 8 岁的女儿林东东,4 岁的儿子林北北,复活节那天在锡安教会受洗成为基督家庭。

而后开始学习圣经,对于这本由 39 本旧约 + 27 新约 = 66 本经书合订而成的圣经,在传统书本上阅读体验因为字号太小而感觉很累,所以希望通过手机学习。

在美国有个叫 Life Church 的教会出品了一款叫 Bible 的 APP 有上亿的用户,有上千个译本和数百种语言真叫人震撼,但是由于「你懂的」原因,在国内使用体验非常糟糕。

为了更好的学习和分享,于是我做了一个「在线圣经网站http://bible.lxl.cn)」,还开发了一款叫「圣经闪卡 – Holy Bible Flash Cardshttps://itunes.apple.com/app/id1273765400)」的 APP,因为我相信上帝要兴起互联网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