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12月

我的2011

  • 1月
    • 元旦,我许了个愿,希望林东东能顺利在东城区上个公立的幼儿园;
    • 当很多人在质疑Google时,我却相信Android会占很大的市场份额,绝不人云亦云;
    • 在iPod中试播Piranha食人鱼电影,通过AirPlay输出至Apple TV2体验人机交互;
    • 为iTech Club会刊撰写一篇稿件,《跨平台应用开发》曾在会议上做过主题演讲;
    • 微软发布了一份LBS报告,指出社交及游戏不是核心需求,主要需求为GPS导航、饭店及便利服务等。
  • 2月
    • 春节,来北京十年,第三次在北京过年,没想到十年前和十年后还是在东城区;
    • 带林东东出去逛庙会;初七在家做了七乡(样、香)菜,保留传统习俗,蛮有意义;
    • 发布首款iOS教育应用上了教育排行榜第一名,并成为苹果推荐新品;
    • Intel很受伤、Microsoft拥抱ARM、Nokia联姻Windows Phone、MeeGo被放弃,而IBM Watson却很酷;
  • 3月
    • 为Google Nexus One刷机,这款硬件主要是触摸屏还是有致命硬伤的;
    • 入手Windows Phone 7系统的HTC HD7手机,虽然和iPhone 4比较还有差距,但和Android用户体验相当,和Palm webOS水平差不多,正在抢前三的位置;
    • Color应用一下很火,其实国内有个区区小事定位蛮相似,但是没有做起来;
    • 迁移服务器引发对云计算的思考;
  • 4月
    • 林东东开始有点懂事了,从她身上看到了爱;
    • 把刷微博的时间更多用在Color上了,饭、菜、风景全记录;
    • 国际一致看好iPad早期教育市场;
    • WP7发布NoDo更新,智能手机Apple、Google、Microsoft三足鼎立基本成型;
    • 联想推出了一款X1超薄笔记本,看着还不错,但我已经不准备再用了;
    • 帮一个合作合伙开发了一款绘本应用;
  • 5月
    • 对招商银行对网上支付采取499的限制表示很不满;
    • App Labs成立一周年,技术、产品、设计士气不错,小有成就;
    • 国际电信日刚过,发现中国移动一直给普通用户设陷阱,很多人电话根本没上过网每个月都会被扣上网费超支,电话都没超过50块,但上网费就能扣你150而主人根本不懂上网;
    • 刚习惯了Color每天发照片,突然被封杀了账号表示很郁闷;
    • 国际域名也要求备案,很烦人;
    • 给老婆买了型可塑的Kinect体感游戏,这真是未来就是现在的体现;
    • 又为合作合伙开发了一款卡片应用,另外还发了两款记忆力小游戏;
    • 看到简晶发了一款拨号精灵的App,为这位老兵重新出山感到高兴;
    • 离开深圳12年,回深圳就像回家;
  • 6月
    • KT同事小熊推出了一款HTML5游戏,为他感到高兴;
    • 和某出版社谈合作,发现传统领域的人思路还是很保守并且很强势;
    • Gmail、Hotmail及Yahoo! Mail均受到攻击,显然和这个月份有关;
    • WWDC苹果发布了Mac OS X Lion、iOS 5及iCloud,苹果一直在引领潮流;
    • 看了一部电影永无止境觉得很有想象力;
    • iPhone 4掉水里,买部iPad2用于工作;
    • 去赢时代产品经理大会做救急主题演讲《跨平台产品设计》;
    • 学习企业管理、慢慢理解企业文化的差异所在;
    • 在Amazon上花了$499.99美元买了一台Samsung Chromebook;
  • 7月
    • 参加Perl China会议见到一些业界朋友;
    • 北京停车费太高了,停个一天半天能收你百来块钱,猛;
    • 体验了Chromebook,还有很多不足,不过开机速度、网页浏览不在话下;
    • 参加CSDN移动开发者俱乐部会议,做主题演讲《创意为什么》,结识新老朋友;
    • 奶奶去世一周年,回陆丰换红,乡下很适合生活,能吃到新鲜的海鲜、荔枝,喜欢沿海城市,还在深圳见了两个年轻的老乡;
    • 帮车库咖啡制作的应用成功上架,此外还发布了十几款应用,带团队出去平谷摘桃;
    • 上架儿童词典应用;
  • 8月
    • 常独去星巴克喝咖啡,做间隔年(The Gap Year、The Career Break)式思考;
    • 今年生日收到很多有预谋的的祝福,很开心、很励志;
    • 带岳父、岳母、老婆、女儿去昌黎黄金海岸、采摘葡萄;
    • 看到CCAV打击BIDU很气愤,已经快变成没有公信力的媒体了;
    • 这一年多来,每天4、5、6点起床为了躲避堵车高峰期,有朋友说这叫不走寻常路;
  • 9月
    • 林东东在东城区公立幼儿园入了学,元旦许的愿成真了,没想到通过自己个人的能力竟也可以帮到孩子,虽有运气成份,但还是那句话,有志者事竟成;
    • 业界流行“攻城狮”、“程序猿”等花名,好朋友大鱼儿搞了个世家茶语,看来IT人开始学丁磊回归传统;
    • 在白洋淀参加iTech Club 5周年庆;
    • 微软Build大会,觉得姜还是老的辣,还是很有希望的一家公司;
    • 参加世纪互联组织的活动,结识了一些新老朋友;
    • 一天办五件大事,在整个北京城串来串去时有,跑场?
    • 入手HP Palm Veer webOS手机;
  • 10月
    • 由于孩子学校不让离京,国庆只好待在北京当吃货了;
    • 苹果发布iPhone 4S,谁也没有想到,发布次日,伟大的Steve Jobs离开人间;
    • 前后脚,C语言和Unix系统之父也离开人间了;
    • 我和同事、朋友们不约而同去购买苹果的产品为了纪念这位前辈;
    • 体验Mac OS X Lion,折腾新Mac mini用来播放高清电影;
    • Apple TV2升级后支持AirPlay镜像功能很酷;
    • 通过快书包买了10本乔布斯传的书送给同事,还在当当网买了一本英文版;
    • 求伯君最后一天上班,这位国内的知识英雄也退休了;
    • 帮CSDN和创新工场制作了MDCC应用,蒋涛和李开复都推荐转发了一下;
    • 在App Store订了两部iPhone 4S通过远在加拿大的朋友小刺猬转寄回来;
  • 11月
    • 车库咖啡,创业者出发的地方,经常在那客串一下技术顾问;
    • 做了件了不起的事,她知道;
    • 清华科技园又在搞消防演习,又一年过去了;
    • 第一次在Xbox 360上绑定信用卡,下载购买了Fruit Nijia Kinect水果忍者休感版;
    • 收到AppMATes移动应用玩具,汽车总动员很酷;
    • 参加iTech Club苏州会议,途经上海;
  • 12月
    • Flipboard推出中文版、iPhone版,而Google也推出Currents阅读器,阅读器混战;
    • 相信毕加索和乔布斯一致认同:Good artists copy great artists steal;
    • 林东东生病了,吊瓶输液好几天,学也没上了,虽很无奈,但作为一家之主,再艰难我也要保持镇定,内心要很强大,我的AQ能力这时候显现出来了;
    • 呃,老家陆丰发生了革命事件;
    • 参加DoNews盛典,见到很多新老朋友;
    • 交接近一年半的工作竟然超过40项目;

我为什么反对吊瓶输液

我,80年生人,今年31岁,这上半辈子输的液不超过3瓶,下半辈子也不打算再输,已经提前向爱人声明,倘若我老了或动荡不了,千万不要把我送去住院,让我在那应该落叶归根的家乡度过就好。

第一次输液是15岁,那时候自己还是个孩子,不懂也无法决策。我脖子淋巴的位置上长了个结,当时打过一瓶,已经忘记有啥感觉了。在深圳治疗了一个多月无果,回到家乡用土方法治。吃了两个月素食,最后用一种青草药泡了温水后敷在上面,是一位六十多岁的阿婆建议,按照胎毒的方法治疗,三天就好了。

第二次输液是23岁,当时和我的一位老上司Adam在武汉创业做数码腾峰帮多普达做应用和俱乐部。当时因为蛀齿牙疼去武汉某医院拔牙,开始有位女实习医生给我拔,没搞定,另一位男实习医生帮忙也没搞定,最后他们的老师出面了,虽然打了麻药,但那个敲打的力度,我还是忍不住流眼泪了,真的很疼,最后拔出来的牙根之深吓我一跳,我一直以为那个牙根也就剩个壳而已,没想到比我的拇指头还大。据说拔出来后,我脸色苍白、发青,把他们吓坏了,于是帮我按拇指和食指中间的那个穴位。后来让我趟在一个推车上,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个无助的病人,他们给我打了吊瓶,但我自己感觉其实没那么严重,只是在车上被他们推到不同地方,暗示自己很虚弱,他们本来是想让我在那住院休息的,后来那个吊瓶打完,我坚持要回家,因为我觉得不打还好,打了之后我的状态还更差了,感觉消耗了我不少能量。我自己找大夫签字,证明我自愿出院,出去后打了个出租车直接回到公寓。

发改委最近透露2009年中国医疗输液104亿瓶,相当于13亿人每人输了8瓶液,远远高于国际上2.5至3.3瓶的水平。在西方国家,输液是仅对急救患者、重症患者和不能进食的患者使用的“最后给药方式”;而在中国,输液简直成为一种就医文化,好像不输液就治不了病。医药一家的体制导致民众的医疗观念长期受错误引导,以致大部分人患上“输液病”。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中国70%以上的输液为不必要的输液。而来自中国安全注射联盟统计,我国每年因不安全注射导致死亡的人数在39万以上。在一些西方国家,医生一般不会轻易给患者输液,输液是“最后的给药方式”,只有急救、重症和不能进食的患者才需要采用静脉输液。

Freedom

在国内连架个blog都要备案,域名注册的信息、邮箱、电话还嫌少,以前备过案,

切换机房还要被取消,还得再重新备案,劳民伤财。

不跟你玩了,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我?

BTW:老瀛海威的签到簿也迁移到海外主机,互联网老兵们依然可以上 http://www.oihw.com 续续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