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糊涂

  熊进,一个来自十堰的小伙子,在武汉念的大学,网名狐狸糊涂,我们都叫他小狐狸。无论他的真名还是网名,都与动物有着某种联系,熊是一种肥胖而憨厚的动物,而狐狸却是一种狡猾而聪明的动物,狐狸糊涂则意味着聪明且憨厚的意思。

Lin's Moblog

  大概2001年左右,小狐狸加了我的 QQ
跟我交流编程方面的事情,具体忘了是 MFC 或是 COM
之类的话题了。当时给我的印象很深刻,一个在校的学生能有如此的学习心态实属不易。

  在身边有太多案例告诉我们,还没毕业就有所成就,比墨守成规毕业后再实习、再工作,那么一步步的走过来,更容易获得成功的机会。

  从来没想过,我会离开北京到武汉那所“有江亦有湖”的城市去工作。2003年4月也就是非典前夕,我和上司陈雪涛等人离开恒基伟业,一起前往武汉创办数码腾峰。

  到了武汉人生地不熟,生活质量倒是不错,我们工作的地方处于中国光谷,在武汉科技大学对面,附近有森林公园。可是工作氛围不行,圈子太小,在武汉从事
IT
是那么的寂寞。小狐狸和巴巴露娜是我当时在武汉唯一的两个朋友,而且还都和
DONEWS 有关系,他们开始似乎都是通过 DONEWS 了解我。

  在武汉的一年时间里,小狐狸经常来我的办公室或我住的公寓学习,有时候他也带我到他们学校附近去买书,买碟等。后来他还介绍了一位同学来我们公司学习,他同学很有才华但性格比较孤僻,搞技术的真有不少这样的人。

  在武汉实在形不成像北京这样的 IT
圈。在武汉待满一年后,也就是2004年4月,我决定回北京发展。小狐狸那个时候虽然还没毕业,但学校已经允许出来实习了,所以我带着他们一起回了北京。

  回到北京,我们在中关村租了一套三居室,用来办公和居住。当时还有另外两个合作伙伴,想做企业、行业化的解决方案,诸如企业情报竞争系统或内容管理系统之类的,卖给大中型企业,可是这种生意做起来回款没那么快,因此就开始做点无线增值业务,可以先赚点快钱养活自己。

  只是短线赚钱始终不是办法,没资源很难做大。恰好此时蔡文胜来北京出差,并且即将获得
IDGVC 的风险投资,要在北京成立二六五公司,于是我加盟了二六五任
CTO。此时我觉得小狐狸作为朋友,在我身边可能很难得到锻炼,于是我把小狐狸介绍给了韩云,让他从头开始当一名程序员。

  在韩云的 365
招生网,小狐狸认为自己干的多是琐碎而繁杂的事,我却觉得韩云的公司虽小,但是给他发挥的空间和自由度却非常大,从程序员、网管等等,身兼数职,很好的锻炼了他,到一个大公司去当螺丝丁恐怕很多东西都没法接触到。

  果不其然,一年后他加盟了新浪,在新浪确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比在韩云的公司独立行事,学会了如何协作开发,但那也是他的工作经历中最郁闷的一年。

  又过去了一年,他问我去雅虎好不好?我说雅虎比新浪好,雅虎是个国际性企业,大公司有很深厚的企业文化,也能让你学到更多的东西。

  一年前,他去了雅虎。一年后的今天,他来我家喝茶,并且一起吃了晚饭,他很满意这一年在雅虎所学到的东西。我告诉他,对于一个刚毕业才三年的人来说,在雅虎,你最起码还可以学三年。

《狐狸糊涂》有5个想法

  1. 的确很头脑,很努力,也很清楚自己要的什么。
    只不过,他也很幸运,至少有很人给他点明,给他建议。这在我们这些毕业生来说也是很宝贵的!

  2. 我是狐狸糊涂的校友,也是朋友。
    你对他多有引领,他对我也一样。
    由于专业不同,之前只能零星的听到他工作中的各种体会,看过你的这篇文章,我了解他多了一些了。

发表评论